冒牌高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仁寿宫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5-23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隋仁寿四年(604年)七月,杨坚病重。

    在仁寿宫,杨坚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

    他自知已经时日无多,从一开始就知道.二十年前他就应该死了。

    一个人,能知道自己的死期,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他又回想起了当年,为了再多活二十年,他出卖了朋友,背叛了自己的良心。

    他不知道是否值得,就像是鬼迷心窍了一般,莫名其妙的就去做了。

    他努力的想要做个好皇帝,统一天下,压制突厥,打击门阀,开设科举,使汉人重新拥有昂首挺胸行走于阳光之下的权力。他是很努力,因为他知道,他的这条命是欠人家的,他不想,也没有资格去浪费它!

    人快要死了,是不是就会很想念过去的日子?

    独孤伽罗在两年前就已经死了。

    他们是少年夫妻,相亲相爱了四十五年。虽然做了皇帝之后,杨坚有些管不住下半身,做了一些对不起她的事儿。但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还是这个与自己相伴了这么多年的黄脸婆。

    当年独孤伽罗被“魔”的掌风所伤,从此落下病根,虽然用了很多名贵的药材,但还是无法根除,病痛纠缠了她几十年,终究还是搞坏了她的身子,让她先他而去。而这也正是杨坚对“魔”毫不留情的原因之一。

    想起了“魔”,杨坚又回忆起了当年对付“魔”的情景。

    他为了对付当时“魔”所幻化成的弟弟杨爽,特意亲自去请出隐居多年的大修士巫者薛荣宗。暗月之夜,一场恶战,薛荣宗与“魔”同归于尽。但是杨坚还是有些不放心。他总觉得,“魔”不会如此轻易的消亡,他会不会躲在暗中,伺机窥视着他的大隋江山?

    只是可惜,他与张子祥已经彻底翻脸,普天之下能对付“魔”的人,也就只有张子祥了。

    症结又卡在了张子祥的身上。杨坚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但当年他没得选择,只能靠着出卖张子祥,换来寿命。

    他与“魔”只是纯粹的合作关系,彼此之间不能说没有情义,但也是利用的成分居多。

    但张子祥不一样。

    他从一开始与张子祥交往的时候,就没怀着好心。

    因为张子祥是东华帝君转世,身负天地气运,乃是天命之子。张子祥不需要干什么,只要投入他的阵营中,便可帮助他凝聚天地气运,修炼真龙之气。

    张子祥从来没有欠过他什么,相反,是他欠张子祥太多。

    他从未后悔,但却非常抱歉。

    听说张子祥自从接任了龙虎山“天师”之位后便闭山不出,连老婆儿子都没去找,也不知道在搞些什么东西。

    不过这到也省事儿了,只要张子祥一直待在龙虎山上不闹,他便也就放他一条生路算了。

    杨坚自嘲地笑了笑,还什么放他一条生路,人家现在是“天下第一人”了,自己才应该庆幸他不计前嫌才对吧!

    要知道,当初听到张子祥成为所谓的“天尊”之后,他自己有多害怕张子祥会冲进皇宫之中来报仇,急忙联络了佛门作为守护力量,甚至有将佛教重新作为国教以抗衡已经一统道门的龙虎山的压力。后来张子祥闭山不出,杨坚长吁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失落。

    当你无比看重的东西在别人眼中不屑一顾之时,都会有这种失落感的。

    原来杨坚还不明白为什么张子祥不来找他报仇,而今他时日无多,这才看得通透了。张子祥心中未尝没有怨恨,但他想的更多的,是天下太平。他杨坚死不足惜,但他如果被人袭杀,那么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天下又会陷入动荡不安之中。

    可惜这个道理,他明白的太晚了。

    如果张子祥现在出现,他能跟他说一声“对不起”就好了。

    ……

    “父皇的病情怎么样了?”仁寿宫门之外,大隋的皇太子杨广,低声询问侍候杨坚的太医。

    那太医急的额头上都是细密的汗水,低着头,生怕回答不好得罪这个未来的皇帝。可是他却又不敢不答,只得哆哆嗦嗦地回道:“陛下……陛下……陛下恐怕……就是这一两天的事情了!”

    “是吗?”皇太子杨广这时却一反往日孝子的常态,没有露出悲容。相反,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行了,没你的事儿了,下去吧!”杨广没有发火杀人,甚至也没有大声责备太医不中用。

    太医捡回了条命,千恩万谢地退下了。

    “父皇,你终于要死了吗?”

    杨广嘴里呢喃着大逆不道的话语,嘴角还挂着那抹诡异的微笑。

    一个烟影从杨广的身后转出来,默默地走到杨广身边。

    杨广好像早就知道烟影的存在一般,一点儿惊讶的感觉都没有,依然站在原地望着皇宫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不知道多久,杨广忽然笑了出来,闭上眼睛,伸开双手,感受着这皇宫的壮丽与雄浑。

    “这如画的江山终于要属于我了!”

    那烟影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太子忘形了,不要忘了,庶人杨勇还在世上,若是这两天里有什么变故……”

    “那就让这个变故彻底消失好了!”杨广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历。他从他大哥手中夺走这个太子的位置已经有十多年了,而他大哥也一直乖乖地做他的庶人。但是天家无亲情,哪怕是父亲和大哥,那也是一样的!韬光养晦了数十年,为的就是登上那至尊之位,阻挠他的人,无论是谁,都要死!

    烟影望着杨广狰狞的神情,无声地露出冷笑。

    这些帝王将相,全都是些冷血无情之辈。杨坚如此,他的儿子同样也是如此。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才给了他搅乱天下的机会。

    帝君,我会证明是你错了!

    世人愚昧无知,贪婪成性,以前仁义道德的那一套早就已经过时了!只有强权,才能拯救这个天下,只有霸道,才能够挽回这个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