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二百五十一章 谋算定计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5-22
    天师府内的勾心斗角还在继续,天师府外的张子祥却已经有些等不及要开始行动了。

    眼瞅着这些个修真者一刻赛过一刻的气焰嚣张,龙虎山的护山大阵顶的了一时,顶不了一世。而他却只能在一边儿干看着,什么也做不了,别提有多憋屈了!

    而且那些个修真者自从吃了宇宣的大亏后,也从他那儿学了一招,聪明了不少。

    张子祥的鼻子可是很灵的,一嗅就嗅出来了,他们这群王八蛋正在鼓捣着黑狗血呢!

    难怪我说龙虎山附近的狗儿都不叫唤了呢,感情都被你们这帮丧天良的家伙给杀了呀!

    老实说,张子祥还真是有些担心的。

    修真者的法术大多都是运用体内的灵力调动天地灵气而施用出来的,可黑狗血这污秽之物,好像是修真者天生的克星。不论是初出茅庐的练气筑基,还是小有所成的金丹元婴,亦或是半步大乘的前辈高人,沾上一丁点儿黑狗血,都没了办法。体内的真气被玷污,调动不了天地灵气,成了一个普通人,只能乖乖地束手就擒。

    这祖师爷和四祖设下的护山大阵也没受过黑狗血的考验,不知道黑狗血这“修真者杀手”还能不能像以前一样无坚不摧。

    想到这里,张子祥不禁暗恨已经死去多时的北周三司衙门掌令使宇宣。这个坏家伙,当个奸臣就要有个奸臣的样子,这么勤劳干什么?真是一个祸害!

    宇宣是死了也中箭啊!如果他泉下有知,估计又能委屈死一次。

    不过张子祥明白,现在想这么多也是于事无补。要想阻止他们攻击天师府,已经是来不及了。但起码要进去和他们同生共死!祸可以说算是他惹下的,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小长大的地方被这群王八蛋给灭喽!

    “有什么办法可以进去吗?”张子祥自己没了主意,只好求助于步飞烟?

    在张通玄打探消息的时候,步飞烟同样也没闲着。拖这身皮相的福,这边负责旁门左道的几个主事人,都跟她混熟了。这也让她打探出了不少内幕消息。

    “这些天,他们已经发动了好几次攻击,但都被护山大阵挡了回来。后来他们才想到了用黑狗血来破阵的方法。不过收集黑狗血,不是那么容易。按照那些旁门左道主事的说法,现在起码还要三天,才能凑够一次攻击的分量。也就是说,给我们留下的时间,只剩三天了!”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是问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混进去?”张子祥很着急,不耐烦地顶嘴。

    步飞烟柳眉一挑,凤目含煞,直勾勾地盯着张子祥,气势逼人。

    张子祥自知失言,被步飞烟一吓,缩着头唯唯诺诺不敢多言。

    “这次先饶了你,下次再敢顶嘴,家法伺候!”步飞烟冷哼一声,让张子祥害怕得手心儿直冒汗。

    “不敢!不敢!娘子在说话,为夫又怎么敢顶嘴呢!刚才只是一时激动,一时激动!”张子祥在家被步飞烟教训惯了,一听到“家法”两个字儿,就紧张地直肝儿疼,连忙将刚才的一时失误给圆回来。

    步飞烟却是不置可否,对张子祥的小心思那是知根知底:“你敢不敢,我还不知道吗?有那个心,没那个胆儿!嘿!被你这么一打岔,我都忘了说到哪儿了!”

    张子祥连忙狗腿地凑过去讨好:“三天,你说我们只有三天时间。”

    “对!三天。”步飞烟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他们计划在三天后发起总攻。届时我们是无论如何都阻拦不住的。不过他们为了让总攻的准备顺利完成,会不断派出小分队对天师府做出骚扰式的袭击。让天师府里的人认为他们已经没了办法,消除天师府的疑心。而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什么机会?说明白点儿!”张子祥还是一头雾水,平日里的那股子聪明劲儿,都已经变成他脑子里的浆糊了。

    “笨啊!”步飞烟恨铁不成钢的又给张子祥吃了一个“爆栗”,骂道:“那些小分队干的都是一些粗笨活儿,弄得不好就会丢了性命。名门正派舍得让自己的弟子趟这趟浑水?到最后,冲上前去的还不就是我们这些“旁门左道”?如此一来,我们混进去的机会不就来了吗?”

    “你是说?让我们混进小分队中,借着骚扰的由头偷溜进去通风报信?”张子祥的脑子终于正常了一回。

    “可是,旁门左道这么多,要怎么才能确保我们一定能混进小分队里呢?”脑子正常的后遗症就是带来了新的问题,张子祥立马指出了步飞烟计划中的漏洞。

    不过这一回,步飞烟却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了狡猾的笑容:“这就要看你的了,夫君!”

    张子祥愕然,用手指着自己,傻傻的问道:“看我的?”

    “夫君啊!妾身给您化的这个妆花了不少功夫呢,不要浪费了啊!”步飞烟还是这样,说话都要绕上好几个弯儿。

    “我这妆容怎么了?我这妆容……”张子祥摸了摸自己现在这张狂霸酷炫,阴森冰冷的死人脸,重复两句之后自己也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步飞烟,“娘子,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反正他们既然选择围攻天师府,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现在只不过是稍稍提前了一点儿罢了!”

    “可是……”张子祥还是有些犹豫,他从没做过恶人,实在是有些迈不开腿。

    “可是什么呀可是!你还想不想救龙虎山,想不想救你叔叔了!”步飞烟闹了脾气,直接祭出了大招。

    “好!干了!”张子祥一听到自己的叔叔,内心中的天平马上开始一边儿倒了。

    张通玄在旁边围观了全过程,对自己老爹的智商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这么容易就被娘给绕进去了,果然娘才是那个最大的幕后黑手吗?

    唉……爹真可怜……

    ……

    接下来的日子,修真者联盟军中,出现了一个“疯子武痴”,到处找那些旁门左道挑战比武,而且出手又没有分寸,经常将人打得三五天下不了床,搞得人心惶惶。不过,比武挑战,那是双方自愿的,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到最后,连出去骚扰袭击的人都派不出去了。

    几个大宗门的负责人聚在一块儿开了个小会,一致决定,将那个惹事儿的家伙和他的家人一块儿踢到骚扰小队去!

    你不是闲的慌吗?那就去送死好了!龙虎山的护山大阵这么硬,够你这家伙折腾的了!

    金光横刀向天,你就去对着那个乌龟壳耍刀吧!别来祸害我们这些可怜的修真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