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二百零五章 魔与神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4-22
    ,更新快,,免费读!

    退出了欢喜的梦境,张子祥与杨爽面面相觑,都是一阵感慨万千。

    “这人真是凄惨,难怪会受不住诱惑,堕落成魔。”杨爽一声叹息,似是叹欢喜,又私是在叹自己。

    张子祥诧异地看着杨爽:“他哪儿凄惨了?明明是自作自受好不好?”

    杨爽急了,指着欢喜说道:“他还不够惨吗?”

    “是吗?我只看到了一个为了美色背叛师门,最后还堕落成魔的笨蛋而已。”张子祥的嘴巴毫不留情,一点儿也没顾忌杨爽同样身为“魔”的感情。

    杨爽叹了一口气:“算了!你现在还没有恢复身为东华帝君的记忆,会有这种想法是正常的,我不怪你。”

    “呃!那什么……那个神秘女人是谁啊?为什么你要施法给那个女人蒙上雾,这样我们不是看不清她的脸了吗?”张子祥一见杨爽又扯到了他的前世,连忙转移话题。

    他刚才看的时候很不满,等了半天,最关键的地方居然不让看,这又有什么意义?

    “不遮住能行吗?你刚才吐血还没吐够啊?这位欢喜小哥,一想到那个女人,脑海中的意识就会产生强烈的波动。我不施法遮住,下面的剧情我们还看不看了!”杨爽马上回送给张子祥一个白眼。

    张子祥转移话题的手法太拙劣了,不过他现在也懒得去拆穿张子祥。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反正成魔之后,他的时间很多。等哪一天张子祥自己想通了,自然会回来找他,带上那顶至高无上的的皇冠!

    “哈哈!”张子祥打了个哈哈,算是将刚才的尴尬场景掩盖了过去,“现在我们要拿他怎么办?”

    “还能怎么样?再去造一个梦境啊!他下面的梦还没做完呢!连为什么要来袭击你都不知道,就这么算了?”杨爽很不爽。张子祥要是什么都不知道还好一些,他知道自己是东华帝君转世之身,还是那副愚蠢不堪的模样!看来还是不能由着张子祥胡闹,得要引导一下他才行。

    “对哦。”张子祥挠了挠头,逃一般的回身去准备了。

    ……

    我发现她最近有一些不对劲。

    问她为什么,她却又总是不说。

    而且,她对我的态度越来越冷淡,就像是对待一个普通的手下!

    为什么?

    我为了她,连师门都背叛了!

    我为了她,做了那么多以前从没做过的坏事!

    我为了她,放弃做一个好人!

    甚至,我为了她,放弃了做一个人!

    可是她,却始终没能接受我,甚至和我的距离越来越远。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她的这种变化一直就有,但是自长安归来后,她便再也没有主动搭理过我。

    问题就出在长安!

    她到底在长安见到了什么?

    我知道问她,她也不会告诉我,所以我又去问了她身边的人。

    在经过了多番打听后,我才知道她在长安时遇见了一个男人,而且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

    什么男人?

    我不承认!

    她是我的!

    我要杀了他!

    我要杀了他!

    现在我终于找到了机会。

    她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喜欢这个男人,还让我看着他,保护他。

    呵呵!我当然会看着他!

    我会看着他死在我的手上!

    ……

    张子祥面色苍白地从梦境中退了出来,望着依然处于昏迷之中的欢喜哥,一股杀意涌上心头。

    杨爽连忙拉住张子祥:“别冲动!别冲动!冲动是魔鬼啊!”

    “别拦着我!这疯子想要杀了我啊!我要不动手,死的就是我了!”张子祥被欢喜哥的负面情绪所感染,已经变得失去理智,一心只想将这个威胁抹除。

    “哎哎哎!都叫你别冲动了!”杨爽一拽,将张子祥整个拉到一边,跌了个大马趴。

    “我还以为是什么人知道了你的身份,派来暗杀你的呢,原来是你惹下的桃花债啊!话说,你在长安招惹什么女人了?这位欢喜哥说你抢了他的女人,梦境里的人可是不会说谎的哦!”

    张子祥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刚想发飙就听见杨爽的吐槽,赶紧慌张地否认道:“不……不是!我都不认识他!怎么招惹他的女人啊?你可别冤枉我,要是被飞烟知道了,我还活不活了?”

    “那你在长安除了步飞烟,还有没有招惹过别的女人?”杨爽带着笑意戏谑着张子祥,“男人嘛!总有精虫上脑的时候,犯错误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过犯了错误就要认,不能死撑着啊!”

    “谁死撑着了!谁精虫上脑了!我真是冤枉的啊!”张子祥大叫着反驳,望着欢喜哥的眼神愈发不善,撸起袖子就准备给这个破坏他名誉的家伙一个教训。

    “行了,行了!他已经够惨的了,你就不要再在他伤口上撒盐了!”杨爽很反常地一副老好人模样,让张子祥惊异不已。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平时对妨碍自己计划的人不都是毫不留情的吗?”张子祥诧异地看着杨爽,眼神中满是疑惑。

    杨爽也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摇了摇头,叹息道:“算了,他也是个被命运摆布的可怜人!我刚才吸了他的魔气,那只弱小的心魔已经消散了。他现在的状态不死也要残废了,就这样算了吧。”

    “那现在怎么办?”张子祥被杨爽一阻,慢慢的又恢复了冷静,心里一软,也不想再去动手,之好再将问题踢回给杨爽。

    “把他扔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吧。”杨爽将手一张,捆在欢喜哥身上的魔气网就被他给收了回去,“我们还要赶路呢,你不是要赶回去看你儿子出世吗?”

    “对哦!快走快走!”张子祥回过神来,马上拉着杨爽的袖子,催他赶路。

    “话说回来,那个女人是谁啊?”

    “哪儿有什么女人?我可是对飞烟一心一意的,你不要乱说话!”

    “是吗?呵呵!”

    ““呵呵”你个大头鬼啊!你那怀疑的眼神是怎样啦!爱信不信!”

    “回去后我要找步飞烟聊聊了。”

    “我错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这才对嘛!”

    ……

    两人渐行渐远,只余下欢喜哥躺在地上人事不知。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缕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投射到他的脸上,仿佛为为濒死的欢喜哥注入了新的生命。他缓缓睁开眼睛,瞳孔呈现出比入魔后的纯黑更加诡异的金色,一道神光从他的身体里慢慢溢出来,更是增添了几分威严与肃穆。

    他检查自身,眉头紧皱:“这个身体曾经入过魔道?真是肮脏!”

    不过片刻,他又露出了微笑:“算了!要在凡间找一具契合的宿体也不容易,有总比没有好。”

    “只有快点完成任务,回返天庭了!东华帝君的转世之身在哪里呢?你可不要乱跑,乖乖的让我找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