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九十六章 武帝将死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4-18
    ,!

    “陛下病倒了?消息属实吗?”杨坚听了自己派出去监视的手下汇报之后,心里立马“咯噔”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陛下遇刺后,旧病复发,陷入昏迷,时醒时睡,中军已经停止进军,召回其余大军的命令不日便到。”信使报道的消息让杨坚的心彻底咽进了肚子。

    果然,宇文邕大限已到!

    杨坚了解宇文邕,如果不是实在支撑不下去,这位坚韧的皇帝是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

    而今还未与突厥接战,宇文邕便下达了撤军的命令,他的情况显然已经恶化到了极点,随时都有可能驾崩。

    接下来,只要……

    杨坚将牙一咬,转身下达命令:“大军停止前进,即刻掉头,随本公前往中军,务必要在其余几路大军之前赶到陛下驾前!”

    这一刻,杨坚卸下了一直以来的伪装,露出了他的枭雄本色。

    夺权就在如今,赶早,不赶晚!

    “陛下,对不住了!你的江山,杨坚要了!”

    大军掉头,千里急行,卷起一阵风烟。

    枭雄回顾,意在夺权,搅动多少风云?

    宇文邕将死,北周的天下,乱了!

    ……

    南陈都城,建康的一处豪宅之中,一个儒雅的老者正在夜观星象。

    “北方太岁冲紫薇,破军贪狼犯长生。大凶之兆!看来宇文邕的命已经快要到头了!”

    老者鹤发童颜,神清气朗,隐隐有股仙气萦绕其身,眉心一点朱砂,整张脸更显得慈祥和蔼。

    陆玄机在老者身后出现,神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老者,一言不发。

    “公主来了。”老者没有回头,不过他知道陆玄机在他身后,正如同陆玄机知道老者知道她来了一般。

    “嗯。”陆玄机应了一声,径自找了一个空位坐下。

    “公主……”老者回身见礼,陆玄机却是不置可否。

    “梁国已经亡了二十多年了,我也早已不是当年的临安公主萧玉柔了。按照这一世的辈分,我还得管国师叫一声父亲呢!国师又何必见礼呢?”

    “哎!君臣之礼不可废!当年侯景之乱,国破家亡,萧氏皇族尽灭。臣当年去晚了,只救出了公主的一点残魂,无奈之下这才以转生之法将公主转世到老臣妻子的腹中,只是权宜之计罢了。”老者依然固执地行完了礼节,这才起身站到一边。

    陆玄机暗骂一句“惺惺作态的老狐狸”!

    老者是南朝宋时天师道南宗掌门,时人奉为“真君”的陆修静的曾孙陆清河。当年萧梁建立后,被梁武帝萧衍拜为国师,总管道家在南朝的一应事物。

    不过因为萧衍相比起道家,更笃信佛教,甚至屡次有改换国师的念头,引起了陆清河的不满。所以在当年的“侯景之乱”中,陆清河见死不救,放任侯景屠杀留在建康的萧氏全族。

    萧玉柔当年还曾跟陆清河学过道,可是陆清河却是全然不顾念师徒之情,直到萧玉柔即将魂飞魄散之际,这才出手将她的一缕残魂用转世之法封到了他妻子的腹中。

    他出手救下萧玉柔也并没有打着什么好主意。这些年来,他可是没少利用她前朝公主转世的身份,为他招揽萧梁的旧部,用以图谋大事。

    而萧玉柔就这样成了陆玄机,成了陆清河手中的傀儡。

    若是没有圣教的出现,她大概会在完全失去价值之后,被陆清河暗中抹杀了吧!

    圣教是一个神秘莫测的组织,在东汉末年之时悄然现世,自称受命于天,执行的都是上天指使的所谓“神谕”。诛杀一切搅乱天命的“逆天者”,让天道按照既定的命运运行下去。

    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圣教在天下各国中都安插了它的棋子,并始终影响着天下大势。

    汉末三分天下,五胡乱华,数百年的北地乱局,城头变换大王旗,而后的东西分魏,一直到现在的北周灭齐,背后都有圣教的影子在暗中操纵着一切。

    哪怕陆玄机现在身为圣教的教主,她也无法看穿其中隐藏的一切。

    她也是在被上一任圣教教主看中入教之后,这才知道陆清河也是圣教的一员。

    而像陆清河一样位高权重的圣教成员,在天下各国之中也都不知凡几。

    自从陆玄机成为圣教之主后,陆清河表面上对她毕恭毕敬,其实暗地里小动作一直没有断过。

    她身边的双胞胎姐妹绫罗、绮罗就是这个老家伙派来监视她的人。

    所以之前陆玄机在北周时的行动处处受到限制。而到北齐之后,陆玄机便乘机甩掉了那两个尾巴,独自行动。

    只可惜陆令萱一心扑在北齐的国运上面,不肯跟她回建康对付这个老家伙,最终落得个含恨而终的下场。

    “国师,宇文邕将死,接下来我们应该做什么?”陆玄机端坐主位,慢条斯理地问道。

    陆清河微微一笑,震了震衣袍,一派清流风范:“北方之变,老夫早有安排,如今欠缺的只是时间,公主不必太过担心。此行公主已然拿到绝世红颜的至阴魂珠,再加上老夫手中的搜魂铃,接下来只要再找到盖世英雄的至阳之血,便可以启动两仪阵法,修补受损的魂魄。此事最为关键,其余之事,公主皆可抛在一边。”

    “哦,是吗?”陆玄机眼中闪过一丝狂热,魂魄不全是她心中一直怀着的隐忧。

    她现在是用转世之法才能够在这个世上生存,没有经过六道轮回,却并不代表她能够跳过。若是她不幸身亡,身边又没有能够收纳魂魄,施展转世之法的大修士,结局必然是魂飞魄散,连成为恶鬼的机会都没有。

    “对了,公主上回回来说是遇见了陈将军的转世之身,不过用了“唤魂大法”之后,发现他体内还有更为强大的转世。老夫遍寻古籍,终于找到了解决之法。”陆清河这时像是想到了什么,接着抛出了一个更让陆玄机兴奋的话题。

    “什么方法?”陆玄机这次是真的控制不住了,马上站立起来,直直地盯着陆清河,紧张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陆清河慢条斯理地回答道:“炼魂!”

    陆玄机失望地坐回了座位,炼魂如果有用,她早就对他施法了。但是当时在灵狱见到的那个强大意志,让她根本不能靠近,如何施展炼魂之术?又如何能够保证炼魂之后留下来的就是陈庆之的魂魄?

    “当然不是那种普通的炼魂之术了!”陆清河嘴角挂起了神秘的微笑,“公主只要将陈将军的转世之身带回来,老夫自然会有办法,让公主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陈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