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176章 花谢花飞飞满天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4-08
    陆令萱病倒了!

    当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高纬正搂着冯小怜在后方你侬我侬,画眉梳妆。

    他听闻后这个消息立马大惊失色,急切地问道:“太姬(陆令萱尊号)究竟出了何事?”

    左右皆不敢答,报信的信使颤颤巍巍地匍匐在地上不住地磕头,企求饶恕。

    高纬怒不可遏,喝骂道:“狗奴才!还不快讲!”

    信使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却不敢擦拭,哆哆嗦嗦地回禀道:“陛……陛下饶命啊!奴才实在不知详细的情况。只是“大国士”军营中已经乱成一团,人人均传郡君娘娘中了风,开始是又哭又笑,后来便是昏倒了,到现在躺在床上已然不能行动!”

    “什么!不行,朕得马上去看看!备马,朕要……”高纬一听就着急了,恨不得立刻飞过去,急忙呼喝手下。

    “陛下!”冯小怜露出冷笑,伸手拉住高纬,“陛下怎的这般着急?郡君不过是年纪大了,身子骨不中用,休息个两天也就是了,陛下又何必纡尊降贵,亲自去探望!”

    “可是……”高纬被冯小怜这背后一拉,心志有些动摇,便停住不动。

    冯小怜见高纬犹豫,便又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转到高纬身前,撒娇道:“陛下不是答应了臣妾,为了弥补在天池没有猎到白狐,要给臣妾梳妆赔罪的吗?怎么能又一次言而无信呢?”

    “可是……可是,她毕竟是朕的奶娘。父亲不待见朕,母亲也不喜欢朕,若不是奶娘出谋划策,朕恐怕就会被废了。朕小时候最亲近的人就是奶娘了。她生病了,朕又岂能不去看她……”高纬眉头深锁,似是想起了当年的那段深宫时光。

    冯小怜自然是知道这段故事。

    当年武成帝高湛与胡皇后最宠爱的儿子不是高纬,而是他同父同母的亲弟弟高俨。高纬才学不高,武勇不显,勉强算得上中人之姿。相较而言,高俨性格嫉恶如仇,敢做敢为,素有任侠之风,武勇更是尤为突出。武成帝几次三番想要将高纬废掉,另立高俨为皇太子。幸亏陆令萱在暗中调教高纬,在接下来的几次策论中,教会高纬该如何应对武成帝的考教,让武成帝认为高纬有人君之才,这才保住了高纬的储君之位。

    后来高湛退位,高纬登基,又是装疯卖傻足足五年才熬到太上皇驾崩。在此期间,高俨可是一点儿也没闲着,到处串联,拾掇着已经成为太上皇的武成帝逼高纬立自己为皇太弟,其意昭然若揭。武成帝驾崩之后,高俨知道大势已去,躲进了胡太后的寝宫之中。还是陆令萱献计,骗走胡太后,派暗卫刘桃枝将高俨揪出来拉杀,消除了对高纬皇位最大的威胁。

    正是因为如此,冯小怜深知离间计对于他们二人不起作用,这才没有大吹枕边风。但是离间起不了作用,不代表她就没有办法整治她了。

    冯小怜脸上的笑意更浓:“陛下,郡君病了,又不是死了,陛下不必如此着急,为臣妾画完眉,再去不迟。对了,郡君劳苦功高,如今病倒,可能是操心国事过甚,是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大国士”不能少了领头的,不如陛下另外派人去接管“大国士”,也好让郡君好好休息。”

    高纬看着冯小怜那娇艳的脸庞,有些懵了,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却又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对。

    “既如此,那一切都听小怜的吧!”高纬又转过头吩咐左右,“稍待备马,朕为淑妃画完眉便去探望。先传朕旨意,“大国士”暂时由暗卫接管,让郡君好好歇息。”

    冯小怜看着信使如释重负,仓皇离去的背影,眼眸中又是一抹复仇的快意掠过。

    慢慢来,你可不要那么快就去死!我会让你看到,你所珍视的一切都灰飞烟灭。现在,就先拿你亲手所建立的“大国士”开刀吧……

    ……

    森严庄重的军帐之中,如今弥漫着药草的气味。众人随侍一旁,静静地看着床上这位已然风烛残年的老人。

    “陛下……陛下来了吗?”陆令萱睁开眼睛,虚弱地发问。

    众人一时相顾无言,都不敢告诉陆令萱实情。

    陆令萱是什么人,从他们的表情中就已经猜到了一切。

    “终究……还是斗不过天命吗?呵呵,呵呵……”陆令萱怅然若失,失声大笑起来。

    大帐中充满了一股悲凉的气息,陆令萱也好,北齐也好,都已经走到了尽头。

    “大统领(“大国士”专称),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您要安心养病,我们……我们还等着您给我们主持大局呢!”步飞烟心软,组织了一下语言,柔声安慰。

    “陛下派暗卫来接管了吧?不用瞒着我,我熟悉他们身上的那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从他们一进军营的时候,我就闻到了。”陆令萱的六感还是一如往常的敏锐。

    “大统领……”步飞烟说不下去了。她跟陆令萱的关系并不怎么亲近,但怎么说也算是受了她的收留之恩。她跟着白三为了躲避龙虎山的追捕,从南陈一路逃到北齐,身上的银两都花光了,衣衫褴褛,蓬头垢面之时,是陆令萱收留了他们,给了他们一个安身之所。如今,看到这个一向强势的女人沦落到这般模样,心中也有些感同身受。

    “报!”帐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急报。

    白三立刻奔了出去,片刻后,白三归来,脸色却是十分难看。

    陆令萱苦笑一声,道:“念吧。如今已经没有比这更糟糕的了,再差一点我也能够承受。”

    白三闭上眼睛,犹豫再三,还是将刚收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刚才,少主趁着军中混乱的时候,骗过守卫,偷跑出营……投靠周军去了!”

    “这个逆子!”陆令萱喷出了一口鲜血,倒在床上昏迷不醒。

    “大统领!”众人又是一阵大乱,急忙围到床前,掐人中的掐人中,舒气的舒气,废了好一阵儿功夫,才算将陆令萱救醒。

    陆令萱缓缓地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白三的身上:“你们都出去,奎木狼留下。”

    众人不敢违背,皆告退出了帐门,偌大的帅帐中只剩下了陆令萱和白三两个人,一时间气氛沉寂。

    “大齐已经要完了,你有什么打算吗?”陆令萱看着白三的眼睛,率先打破了这份沉寂。

    白三不愿气氛如此悲凉,像平常一样开玩笑道:“还能怎么办?树倒猢狲散,接下来我应该会继续流浪吧!”

    陆令萱猛地握住了白三的手,焦急地说道:“奎木狼!我想拜托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白三被吓了一跳,反手握住了陆令萱的手,道:“您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

    “不要!不要让他们得到这个天下!不要让他们控制这个人间!”陆令萱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带着深深的恐惧。

    “他们?他们是谁?北周?”白三一头雾水,接着追问道。

    “他们是天命的走狗,隐藏在暗处,掌控着这世间的一切!他们自诩为圣教,遍布于天下各国……”陆令萱的神志已经开始混乱,说出来的话语也开始渐渐低落下去。

    “天命?圣教?”白三的眼神开始有了变化,一抹寒光从他的眼眸中快速闪过。他将手搭在陆令萱的后背,为她传输真元续命。

    “告诉我,这一切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