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 情何以堪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4-03
    ,!

    北周建德四年九月,周主宇文邕亲自率军围攻金墉城不克,因病解除了对北齐的宣战,打道回长安。但可以预见,宇文邕不会甘心就这样东征失败,势必要卷土重来。所以陆令萱所率领的“大国士”所部也留在了金墉城内,防范北周的再次进犯。

    日头正好,张子祥悠闲地坐在素雅的庭院之中,看着门外来来往往北齐的披甲士兵,内心中产生了一丝荒谬,身为北周隋国公杨坚的客卿,居然被北齐的“大国士”奎木狼救了,还被当做贵客款待,这世上还能有比这更荒谬的事儿吗?

    “也不知是他有毛病,还是我有毛病?”张子祥口中喃喃自语,又回想起了那一天所发生的事儿。

    ……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张子祥怎么回忆也没想起来眼前的邪魅男子究竟是谁,不由得询问出口。

    白三叹了一口气,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张子祥的眼睛,柔声说道:“我认得你的灵力,虽然你的样子因为转世改变了,但是内在的东西是怎么也骗不了我的。你现在不记得,是因为你还没有回想起来。当你回忆起你是谁的时候,我们……”

    “等一下!”张子祥打断了白三的自说自话,“我越来越糊涂了!什么转世?什么想起来啊?我根本就不认识你!谢谢你救了我,我叫张子祥。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我要走了!”

    白三连忙伸手拦住了要起身的张子祥,脸上堆满了笑容:“你要走,我不反对。但也不必急于一时嘛!在我这儿多待几天,让我尽尽地主之谊吧!”

    张子祥看着白三的笑脸,感到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这微妙的不对劲在哪儿,脑子一热,也不知怎的,鬼使神差般地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

    没想到,就这一点头,硬是拖了整整一月。

    开始的时候,白三经常来找他聊天,总是交谈一些什么“东方之主”、“天下气运”、“天庭”、“成仙”之类,似是而非听不懂的话,还经常把自己当成另外一个人,实在搞不懂他是怎么想的。

    后来,也许是看到聊天没有效果,他又找来许多稀奇古怪的食物,和他回忆当初。一会儿是人间的冰糖葫芦,一会儿是仙界才有琼冰酿,甚至是鬼界的鬼脸果……也不知他怎么这么大的本事,能够找到这么多的三界特产。

    但是张子祥完全没有回忆起来,这些白三自称是“他”以前最爱吃的东西。相反,他还觉得有些恶心。特别是他被鬼脸果给吓到做了三天的噩梦之后。

    又过了数天,白三又拉着他跑到蹴鞠场玩蹴鞠,并且声称这是“他”以前最爱玩的游戏。

    张子祥从没玩过蹴鞠,龙虎山上也没人玩蹴鞠。可想而知,他输得有多么的惨!

    在这一个月里,他无数次想要寻找白三告辞,却总是被他岔开话题,或者避而不见。想要偷偷溜走,却又被白三派来的士兵给拖住,没有得逞。忍不住运用遁术,却发现整个金墉城都被下了禁制,完全无用。

    张子祥尝试了无数次后终于无奈地承认,自己成了一个自由的囚犯,只能在金墉城内转悠,完全就是被他软禁起来了嘛!

    搞不懂白三想法的张子祥不由得仰天长叹:

    “他到底想做什么啊?”

    ……

    “你到底想做什么啊!”同样不明白白三想法的,还有步飞烟。

    她这一个月,一直躲着张子祥,没有在他跟前出现,并且强逼着白三不许将她的行踪告诉张子祥。

    她在张子祥身上下了标记,知道他在哪儿,所以总是能够顺利地避开他。而张子祥在金墉城内逛了都有一个多月了,还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情人居然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步飞烟现在对于张子祥的感情十分复杂,一方面是对于张子祥出轨(?)的愤怒,一方面也是对他余情未了。她不愿出现在他身边,也是想要彻底斩断这条情丝,不想一伤再伤。

    可谁知白三将张子祥留在金墉城,让他就这样不走了,这让她情何以堪!

    忍了一个月终于忍不住的步飞烟跑到白三面前,询问他的用意。

    白三笑着伸手摸了摸步飞烟的头,对她说道:“他是我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因为我和我的几个兄弟而受难,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也是当时赶到郊外,感应到他所散发的灵力波动。这才知道,他是我的那个朋友。现在他浑浑噩噩,我想照顾他,直到他的记忆恢复为止。”

    步飞烟固执地摇摇头,挣脱了白三的手,气愤地说:“但是他抛弃了我!明明说过会永远爱我,却转头就和别的女人定下三生之约!不!他和那个女孩认识还在我之前!到头来,我反而是破坏他们幸福的恶人了!我知道,他就是嫌弃我不是人!他和他叔叔是一个德行!龙虎山的都没一个是好人!你也是!”

    白三摊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嘿!我可不是龙虎山的人!当初加入也是他们逼我的,我可没有自愿啊!再说了,我所认识的那个人绝对不会始乱终弃,你们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步飞烟冷哼一声:“还能有什么误会?那个女孩儿连天道誓言都发了!还能有假?”

    白三失笑道:“天道誓言也不一定次次都准,更何况发誓这种玩样儿,都是有空子可以钻的。小花,你还是和他见一面,将误会解释清楚才好。”

    “我才不要再见到那个花心大萝卜!”步飞烟转身便走,完全不想再去理会白三了。这个木头,怎么就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呢!

    白三站在原地,看着步飞烟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小花,对不起,不是白三哥不明白你。而是我们四兄弟亏欠他的,实在太多了……”

    “帝君,我一定要让你想起来你是谁!还有……”白三的眼睛猛地睁开,望向头顶的蓝天,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与怨气,“让这个已经堕落的天庭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