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五十二章 暗流汹涌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3-22
    ,!

    北周皇宫之中,御书房内的灯火也是经常彻夜不息。

    北周武帝宇文邕今年只有三十一岁,正是一个男人年富力强的黄金时期。但是长年的蛰伏过早的消耗了他的元气,亲政之后的诸多国事又积压在他的肩头,再加上与国内国外暗中窥伺的各方势力进行多番博弈,将这个雄才大略的帝王给折磨地犹如四五十岁的小老头一般,衰老不堪。

    但是权力如同罂粟,一旦品尝就会上瘾,无法自拔至死方休。十二年的卧薪尝胆,终于诛杀权臣宇文护。宇文邕深感权臣误国,亲政之后,将国家大权收归己有,事必躬亲,更是亲自建立飞鹰铁骑与三司衙门这两个组织。飞鹰管军,用之逐鹿中原,统一天下;三司监察,使之管辖百官,明察秋毫。

    不过三司衙门掌令使宇文宣近日离奇身亡,宇文邕如断一臂,对于朝野之事失去控制,就像是瞎子聋子,不能一窥全貌。

    “近日,有天外陨石击中长安,致使灵狱倒塌,众多被囚禁于灵狱中的犯人暴动。三司衙门掌令使宇文宣身先士卒,壮烈殉国……啧啧,朕怎么不知道朕这个堂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英勇了?还有那个天外陨石,真当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土梗木偶吗!”宇文邕猛地将手中的一份奏折扔在了地上,兀自不解气,厉声高叫道,“左右,速去将写这奏折的混蛋抓来,朕要将这尸位素餐的……”

    左右随侍的侍卫正准备听令,而暴怒中的宇文邕却是忽然住了嘴。他们正奇怪间,忽听宇文邕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虚弱地接着说道:“罢了,朕有些累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众侍卫不敢违背宇文邕的话,起身告退,离开了书房。

    宇文邕看着空无一人的御书房,自嘲地哈哈大笑:“这就是朕的大周?这就是朕的天下?哈哈哈哈哈哈……”

    悲凉的笑声充斥着御书房内,在悠长的回响中慢慢沉寂……

    他曾经发下宏愿,要一统天下。而今北齐内乱,名将段韶病死,斛律光、高长恭都被北齐皇帝高纬害死,军中柱石已失,正是东征的大好时机。

    可是这时候,他却猛然发现,自己的大周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佛道势力还未完全整合,世家的力量就已经将爪子伸向了那些财富人口。汉人官员态度难明,胡人却不知收敛,吃相难看。原本的看门狗宇文宣死后,送上来的就都变成了这些狗屁不通的假情报。

    整个大周朝野,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他身下的这个位子,又有多少人内心中隐藏着别的心思。

    而且,凭他现在的身体,又能活多久呢?他曾经秘密寻找佛道高人批过命,结果却是得到了“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批言。也是因为如此,他才对佛道由敬生恨,转而想要对付他们。

    他想要证明他们是错的!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把握的人又怎么给别人批命?

    “朕不能死!朕还没有完成大业,朕绝对不能死!”宇文邕从怀中取出一份奏折,眼中涌出了狂热的火焰,开始在上面开始奋笔疾书,依稀可以看到这份奏折上面有着的“伐齐”字样……

    “朕不信命!人定胜天!朕一定能在朕手中完成天下一统!”

    ……

    “张子祥答应赴杨坚设下的宴了?”北周飞鹰铁骑主帅,上柱国韦孝宽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老仆。

    那老仆知道自个儿主子的性子,马上跪倒在地,连声求饶。

    “罢了!你退下吧!”韦孝宽叹了一口气,摆摆手让老仆出去。

    老仆大气也不敢喘,唯唯诺诺地退下了。

    韦孝宽起身走到窗边,举目望向隋国公府的方向,嘴角挂着一抹冷笑:“那罗延,你终于忍不住动手了!”

    羽林武士的后代,哪怕被驯养多年,那也是一匹狼,当不了猎犬!

    他早就知道这些所谓大汉遗孤,名门武士,跟大周不是一条心。尤其是那个杨坚,生就一副“人龙”之相,将来必定会成为大周的头号反贼!

    可恨陛下有所顾虑,不肯下手将杨坚除去。之前他联合齐王宇文宪、内史王轨向宇文邕进谏早日铲除杨坚,也是被道家在其中插了一手,未能如愿。

    他已经上了伐齐三策,而今东征北齐在即,杨坚却和道家余孽凑到了一块儿。遗孤对余孽,能有什么好事儿!不行,不能让他们坏了陛下的大事!

    韦孝宽将牙一咬,眼中迸发出刺骨的冷芒,说不得必须得用最后的手段了!

    ……

    而这一夜,对于儒家掌门崇圣侯孔长孙来说同样也是不眠之夜。

    儒家与佛道两家的一盘散沙不同,从创立之初开始便是孔家家主执掌掌门之位。

    而今传到第三十一代掌门孔长孙手中,更是迎来了中兴之机。

    初代掌门孔丘有令,儒家掌门原本要一直坐镇在齐鲁圣贤庄,坐观天下之变。

    后来汉末天下大乱,当时的儒家掌门孔融误判时局,与北地霸主曹操对抗,结果被根本没把儒家放在眼里的曹操直接砍了,儒家因此元气大伤,再不复当初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威势。

    及至五胡乱华,南北对峙,城头变幻大王旗,儒家子弟更是不知该如何投效明主。就比如前秦天王符坚,威势震天,谁能想到会在淝水之战一败涂地,百万大军灰飞烟灭,和曹操一样功败垂成。可惜了当时儒家最杰出的人才王猛,帮苻坚辛苦打下的天下一朝败亡,也将儒家复起的大愿给打了个粉碎。

    而当今儒家掌门孔长孙,本为北齐赐封的崇圣候,眼看着北齐昏君佞臣当道,国势一天不如一天。但邻居北周自从宇文邕掌权后却是磨刀霍霍,国势渐强,展露出来的气魄看起来是要一吞天下了。这个时候显然是不能够跟着北齐这条破船一起沉了。孔长孙当机立断,在北周建德二年(公元573年)就投靠了北周,圣贤庄也从齐鲁迁到了长安。

    后来,北周武帝灭佛屠道,背后的支持者,便是这个最会投机的儒家掌门。

    眼看着,儒家就要迎来中兴,而他孔长孙也将成为继孔丘之后,儒家最伟大的掌门。但是,就在这时候,张子祥这个道家余孽又惹出了这偌大的波澜。

    数月之前的一场大乱,直到现在还在长安城中广为流传,远远盖过了儒家掌权的风头!

    明明,他只是个道家余孽!

    明明,儒家已然取得了大胜!

    为什么,他还是高兴不起来?

    “道家……佛门……”孔长孙眼中精光一闪,身上的“浩然之气”迸发出来,击飞了手中拿着的《中庸》经卷。

    “任何阻挡儒家脚步的人,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