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三十章 美人如花,英雄迟暮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3-04
    ,!

    张子祥觉得自己已经陷入到了伟大的爱情。

    和飞烟分开后,他还是一副晕乎乎的样子,一夜未睡,第二天精神却还是十分亢奋。

    小毛驴儿小烟不明白主人又是在搞什么幺蛾子,在它看来主人不过就是发情了想交配罢了,那有什么大不了的,想上就上喽!

    张子祥不知道小烟在对着他心中腹诽,就算知道了他也无暇去顾及。

    他也不是没有见过美女,身为“天师”继承人,他从小就接触到了这些妖精鬼怪,其中也不乏绝色美女。但是就只有飞烟让他一见钟情。

    步飞烟是牡丹花妖,在兰若寺聆听佛法,渐渐有了灵性。后来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灭佛,兰若寺全寺遭到屠杀,寺庙成为死地,渐渐荒废。飞烟失去了进一步修行的机会,苦苦熬了百余年才在前不久筑基成功。因为是她是修练佛法,所以遮掩住了妖气,以至于张子祥来到这里时没能看得出来。

    兰若寺恐怖的传说一是来源于一百多年前的那次屠杀,再就是步飞烟最近练琴所发出的刺耳琴声了。至于说那糟糕的琴声,那只能说人无完人了。即便是绝色美女,那也是有些东西不太擅长的嘛!不过这也算是便宜了张子祥,若不是这样恐怖的传说,他又怎么会来到兰若寺见到步飞烟呢?

    飞烟筑基期根基不稳,只有在夜间才能长时间地保持人形。张子祥白天浑浑噩噩,一到夜间就迫不及待地去和步飞烟相会,完全忘了他来长安的目的。

    郎情妾意,比翼双飞,俗话说的好,温柔乡是英雄冢。若不是“御前辩论大会”的消息再次传来,他真有可能会就这样沉沦下去。

    近来,武帝“灭佛屠道令”引起了全国反弹,朝野佛道弟子串联致使局势不稳,加之南陈陈兵边界,显然是意图趁火打劫。武帝有感于操之过急,又想要故技重施,搞一场“御前辩论大会”,先把佛道两教的名声搞臭,再行下手。

    近些天长安城内最大的新闻就是这场盛会了。老百姓家家户户都摩拳擦掌地等着看热闹,毕竟能见到平时宝相庄严的大和尚,神秘莫测的牛鼻子道士,一本正经的老夫子凑在一块儿吵得眼红脖子粗,别提多有趣了!之前的几次大辩论,让长安城中的老百姓看足了笑话,这次的大会规模比之之前几次还要盛大,显然是更为热闹。

    可这对于老百姓来说的盛会,却是佛道两家的生死关头。儒家有天子支持,在之前的几次辩论中占据上风,且儒家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样的立意比之佛家的“因果轮回”,道家的“无为而治”更能得到上流贵族的青睐。稍有不慎,佛道就要绝迹了。

    武帝宇文邕不好杀戮,讲究实际,并不像上一次搞出大动作的北魏太武帝拓拔焘一样将他们屠杀了事,而是选择怀柔,软锄头挖墙脚。“灭佛屠道令”说到底也只是要他们这些出家人还俗,并没有赶尽杀绝。但也正因为如此,佛道的信徒都有些动摇。毕竟都是凡人老百姓,信仰什么的都比不上自己的肚子要紧。武帝承诺了,还俗第一年,赋税全免,三年内赋税减半,种出来的都是自己的,这不比在寺观种地还要交供奉好多了!

    所以,虽然上流贵族中的佛道弟子还没有怎么舍弃信仰,但是下层的信众在这段时间呼啦啦走了一大半。地没人种,供奉自然也就少了不少。宗教领袖也是人,也是要吃要喝的,没了下层民众支持,那还有什么搞头啊!

    所以这场“御前辩论大会”也是佛道背水一战的最后关头。

    之前的几次辩论,佛道都没能看清武帝的真意,捉对厮杀,闹得很凶,后来两败俱伤之后让儒家后来居上,及至颁布了“灭佛屠道令”,这才明白武帝是想要拿他们开刀,让儒家上位。但是也因为之前闹得太凶,佛门护法老僧僧昄、僧猛、静蔼、道积等人都与道家结下了不小的梁子,眼下佛家虽然已经和道家结盟联手抗击儒家,但是其中有多少真心,那就可见一斑了。

    张子祥身为龙虎山下任“天师”继承人(现在已经不是了),自然知道这一次盛会,这次来长安一是来见见武帝宇文邕,二就是来凑凑热闹。他是小字辈,之前的几次御前辩论,张符都没有带上他,这次偷跑下山,张符也拿他没有办法了,那还不去凑凑热闹?

    张子祥带着步飞烟早早地在一棵大树上占好了位子,就等着这场大戏开唱了。

    说实在的,这长安城中的老百姓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庆贺一下,难得现在搞出了大事情,那真比过年还热闹。下面那是人山人海,烟压压就是一片人海啊!幸好张子祥早已料到会有如此场景,趁早占了一个好位置,又没有人挤来挤去,还占据了制高点将下面一览无余,美人相伴看热闹,真是快哉啊!

    步飞烟身为一只勤奋好学,温柔娴静的好花妖,平时都没有出过兰若寺的大门,这次被张子祥哄着出来见见世面,一望着下面的人海就有些眼晕,靠在张子祥肩膀上不敢再看。

    张子祥宠溺地一笑,看着步飞烟那柔弱的姿态也有些意乱情迷。两人的头越靠越近,他甚至能够听见身旁美人的心跳声。

    好在一声宣号打断了此刻的旖旎气氛,也让张子祥回复了些许清明。

    “皇上驾到!”随着御前太监的一声宣号,武帝宇文邕在护卫百官的拥护下走了出来。下方的百姓烟压压地跪倒一片,齐声高呼“万岁”!

    趁着这个时机,张子祥凝目望去,仔细观察他一直想见见的武帝宇文邕,结果却是让他大为惊骇。

    武帝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因为之前二十多年的隐忍,却已经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一般,头上都长满了白发。行走之时步履蹒跚,虽然倔强地不用人搀扶,却明显已经是有些吃力。而且他的精神也不是非常好,端坐在龙椅上望向朝他跪拜的百姓,身子竟然不由自主地有些垮下来。至于面相,离的太远,张子祥有些看不清楚,但是想来也并不是很好。这位“当王天下”的盖世雄主竟然已经病入膏肓,眼看着就要命不久矣!

    难道天命如此,天下一统还不是时候吗?

    而武帝如此情景,叔叔张符不可能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明言?

    想起龙虎山上的一次次险恶的密谋,张子祥汗如雨下,武帝身体如此差,该不会他们龙虎山也在其中掺了一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