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古寺.美人.妖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3-03
    ,!

    道路渐渐开始变得难走,人烟也渐渐变得稀少。张子祥倒骑着小毛驴儿,按着老板说的地址,有一阵没一阵儿地向前行动。

    啧啧,若不是客栈老板提醒,他还真没注意到,以繁华著称的长安,居然还会有如此荒凉的地方。路越来越难走,周围已经全无人影,一人多高的杂草到处都是,错综复杂地霸占着原本的道路,这也让张子祥的行动更加迟缓。

    如此荒凉的地方,真的会有人在这儿建寺庙的吗?

    忽然,张子祥倒骑着的小毛驴儿停下了脚步,有些局促不安地叫唤着。

    “小烟,怎么了?”张子祥翻身下了,顺着毛驴儿捋了捋毛发。这只小毛驴儿自小生活在龙虎山上,最通灵性。能让它感到不安,并且止步不前,看来这前面的“东西”果然有点不对劲!

    小毛驴儿在一块被藤蔓缠绕的大石头旁打着转儿,一双灵动的驴眼焦急地看着它的主人。

    张子祥伸手扒开藤蔓,“兰若寺”三个古朴深邃的大字跃然而出。

    这儿就是兰若寺?

    张子祥一惊,四下张望,这才看见,果然就在不远处,一间荒废已久的古寺就这么孤零零地坐落在一片荒野之中。周围的杂草太过旺盛,以至于挡住了张子祥的视线,没有让他第一时间发现。

    果然是很诡异啊!

    这间寺庙外表如此阴森恐怖,内里却感受不到什么恶鬼的阴寒气场,甚至还隐隐流露出些许佛家中正平和的灵力波动。

    所以说,坊间传闻多是捕风捉影吗?还是这恶鬼法力太高隐藏太深,以至于让他这个正宗的龙虎山传人也感受不到?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我也无处可去了。张子祥自嘲地笑笑,拍了拍还在闹脾气不肯进去的小毛驴儿背,轻声“安慰”道:“小烟呀!你要再不进去,我就只有把你扔在这儿了。这渺无人烟的,豺狼虎豹都饿的惨了,见到你这么鲜嫩多汁的小毛驴儿。啧啧,我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小毛驴儿浑身一颤,双眼幽怨地看着这个不靠谱的主人,打了个响鼻表示鄙视。

    但是犟驴子拗不过坏主人,小烟也只能不情不愿地被张子祥牵着走进了那座阴森诡异的兰若寺。

    不过这间寺庙还真是残破啊!一进门,迎接这一人一驴的就是漫天飞舞的灰尘以及布满房间的蜘蛛网。大殿中原本宝相庄严的大佛现如今只剩下半拉儿还待在他的莲台上,剩下的半拉儿倒在地上,混着多年沉积的灰尘,早已与大地连为一体。只有那还在顽强屹立着的几根柱子,以及墙上那些历经时光冲刷却始终没有变色的壁画静静的待在那里,似乎还在诉说着当年的鼎盛时期。

    小毛驴儿小烟不满地打了个响鼻,表示对这个地方的不屑。

    张子祥也被这漫天飞舞的灰尘给喷得连连咳嗽。不过出门在外,有的住就要感谢上苍了,哪儿有资格嫌东嫌西。有瓦遮头,总好过天为被,地为床,冷风吹肚肠!

    张子祥拍了拍小烟的脑袋,把它赶到一边儿去,四下寻摸了一番,在地上铺了些干草,躺下伸展了一下筋骨。嘿!真叫一个舒爽!

    累了一天了,张子祥的眼皮越来越重,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一阵“叮叮当当”极其刺耳的琴声传来,打断了张子祥甜美的梦境。

    该怎么评价这琴声好呢?就好像是夜枭的哭声、伐木的锯声、金铁敲击声……种种世间最难听的声音的集大成者!能够弹琴弹成这样的人也算是世间少有了!

    张子祥面色不善地站起来,睡眼惺忪地寻找这扰人清梦的肇事者。声音是从后院传来的,那个混蛋一定是在后院!张子祥手捏着符咒,咬牙切齿地冲了过去。管你是人是鬼还是妖魔精怪,打扰了小爷我的睡眠,我就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他推开兰若寺后院的大门,从里朝外边望去,却看到了一副犹如在画中的场景。

    兰若寺后院一座残破的凉亭在月光下显出几分萧瑟之意,亭前的荷花池也早已惨败,只余下些许荷花在即将干涸的池塘顽强地生长着。而在那凉亭里边,一个看似二八年华的绝代佳人正在那儿抚琴微笑。柳眉弯弯,双目带水,嘴角含笑,精致地没有半分瑕疵的脸庞苍白如雪,素面朝天却仍是艳光四射。不同于坊间流行的“蔽髻”,她的一头烟色长发没有任何装饰,就这么任性地披散在腰间,却使她更添几分妩媚。一席白色的深衣将她那盈盈一握的腰肢衬托得更加纤细苗条。好一个绝美的佳人,好一幅月下美人图!

    如果,不算那糟糕透顶的琴音的话!

    美人在前,原本怒气冲冲的地出来想要降妖伏魔的张子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偷偷将手中捏着的符咒往袖子里藏去。

    那美人弹琴弹得正嗨,被冲出来找麻烦的张子祥给吓得一愣,手上的动作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原本嘈杂喧闹的琴声终于消失了,气氛却显得十分尴尬。

    张子祥与那美人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半天,最终还是那美人最先败下阵来,羞红着脸扭头转过一边。

    张子祥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唐突了,焦急地想要说些什么解释的话,脱口而出:“神仙?”

    美人没有反应。

    张子祥又问:“妖怪?”

    美人的动作僵住了,转过头看着张子祥。

    得到了正确答案的张子祥舒了一口气,道了一声:“谢谢!”

    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开始冷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张子祥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那个美人终于开口打破了僵局:“你是谁?”

    声音犹如黄鹂般悦耳动听,跟她的相貌十分相配。但不知为何弹琴却是如此难以入耳,该说是天下事没有十全十美的吗?

    “在下张子祥。年少有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至今未婚。行游天下,除暴安良,救济斯民。来到贵地,打扰一二,还请海涵。小姐姓名,可否告知?”张子祥马上来了精神,一串绕口令似得自我介绍就这么飞快地流了出来,还顺带反馈了一个问题回去。不过这介绍的内容……周游天下那么久,看来他的脸皮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薄嘛!

    “花妖步飞烟,见过公子。”飞烟微施了一礼,抬起头,却正好撞上了张子祥注视着她的目光,不由得又是有些羞意,偏过头不敢看他。张子祥看着看着,又是有些痴了。

    亭外月色正好,皎洁的月光为大地披上了一层银装,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小毛驴儿小烟在睡梦中打了一个响鼻,醒了过来,看了看不远处还在发呆的主人,晃了晃它的大脑袋,又进入了甜甜的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