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一百一十九章 番外.一棵开花的树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2-21
    ,!

    后来,他们就在他生长的地方安了家,还取了个名字叫凤凰山。为了配合璇玑在天上的富贵生活,怀朔还特意按照当时世间最流行的样式将他们的家改造成了一间七进七出的大宅院。

    他们就在那里,男耕女织,逍遥度日。因为怀朔是木灵,庄稼种的特别好,所以也是不愁吃喝,就这样优哉游哉地过了数百年。

    世间烦扰与他们无关,但是时间流逝总会带来各种传言。他们不愿被人打扰,璇玑就在凤凰山上布下了禁制,进山来的人们出山后都会莫名其妙的失去记忆,完全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久而久之,凤凰山上有神仙的传闻便不胫而走。无数的人入山访仙,却被山上的阵法所迷,不能成功,但是这凤凰山便显得更加神秘。

    直到有一天,一个少年衣衫褴褛地上了山,晕倒在了他们的宅子门前。

    璇玑感到很奇怪,凤凰山上布下了法阵,按理来说,是不会有人能够突破的。但是眼前的人却是实实在在地出现在她的眼前,这不由得让她产生了一丝兴趣。

    一番查探之后,她惊讶地发现眼前的少年是天生雷体,水火不侵,修真问道的绝好苗子。

    将他救醒之后,只听他说名叫雷世衡,道号默庵真人,听闻山上有神仙,特来寻仙访道。

    璇玑看他年纪不大,却是一副老气横秋的小大人模样,不由得轻笑起来。

    怀朔性子看着少年被璇玑笑得窘迫,出来打着圆场,询问少年为何求道。

    少年脱口而出:“为救天下!为救大宋!”

    两人被少年的“雄心壮志”给惊到了,璇玑当场就喷笑出来,而怀朔这次也有点忍俊不禁。任谁看到一个还不到弱冠之龄的小小少年大言不惭地说什么为了救天下而去学道,都会忍不住笑的。

    当时的天下,南宋被挤压到了南方一隅之地,北方野蛮的蒙古人连个像样的国号都没有,却攻占了他们所能看到的几乎所有的土地。在这至强的力量面前,天下一统似乎也只是时间问题。而现在这个宣称要救天下,救大宋的少年却是如此慷慨激昂,让人感慨啊!

    “换身衣服回家种地去吧!这个世道,连神仙也不能事事顺心,何况凡人!”怀朔安慰两句就要打发这少年走。

    “人定胜天!我就不信这天道如此薄情!”少年雷世衡哭喊着不愿离去。

    怀朔还要再劝,却被璇玑拉住:“怀朔,算了!把这个给他吧!”

    怀朔惊讶道:“可是……这不是你们凤凰一族的不传之秘吗?”

    璇玑惨笑一声:“凤凰一族都被押到斩仙台斩了,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我一个了!这不传之秘留着等着失传吗?再说,我也想看看——”

    璇玑的脸上忽然升起向往的神情,抬头凝视着这一片似乎永远没有变化过的天空:“人定胜天!”

    少年最后拿着凤凰一族的秘籍走了,他还放言,学道有成,必定会回来报答今日赠书之恩,就算他不能报答,他的徒子徒孙也必定会回来报答。

    “好啊,我等着你的徒子徒孙。”璇玑的回答却是透着敷衍,本来她就没把少年说的话当真,给他秘籍也是因为一时被他“人定胜天”的豪言壮语钩起了往事。

    ……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那个小小少年的徒子徒孙,看来真是“一饮一琢,莫非前定,兰因絮果,必有来因”。这天道,终究是算计了我们一生啊!你这个老不羞,老骗子,临死还要骗我,就不能够让我在你最后的那段时间陪着你吗?”老迈的璇玑已经不能站立,坐在梧桐树下,背靠着树,自言自语,脸上的泪痕一直没干。

    ……

    “如果有一天,我就要死了,你怎么办?”璇玑躺在怀朔的怀里,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般向着自己的情郎提问非常刁钻难以回答的问题。

    “我不知道,大概会继续好好地活下去吧!”怀朔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按照自己的本心说出答案。

    璇玑马上就炸毛了,怒目而视:“嗯?”

    这声威胁后果非常严重,怀朔可不想深更半夜再跪搓衣板。但他左思右想实在想不出正确答案,只好低下头任凭璇玑处罚。

    “正确答案是,我死了,你也要死,这叫殉情,懂么?不然留下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世上,我不放心!”璇玑霸道地宣布她的爱情观。

    “这,这也太极端了吧!”怀朔喃喃说道。

    “我也一样,你死了,我也会跟着死!没有你的日子,我一天也过不下去!”璇玑忽然抱住了怀朔的身子,低头吻住了他的唇。

    两人陷入火热的亲吻中。

    “如果有一天,我就要死了,我不会告诉你我即将死去。我会远远离开,到一个你看不到我,而我能看到你的地方,在那里变成一棵梧桐树。看着你,守着你,直到你也过来找我为止。”

    ……

    时光在流逝,他们也变得垂垂老矣,在这匆匆的时光里,他们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世事变幻,沧海桑田。蒙元灭宋,那个小小少年终究没能逆天而行;日月昭昭,汉家百姓终有再起之日;满清入关,屠杀再起……一次又一次,朝代兴了又灭,受苦的始终是老百姓。

    而他们则是永远都在逃避,闭上眼假装自己看不见,堵住耳假装自己听不见。天庭在上,天条束缚,即便是大罗金仙也不能够触犯天庭的威严。他们也只能依靠捡别人丢弃的孩童抚养来减轻自己心中的愧疚。

    但是时间长了,他们之间也有了争吵。璇玑执意要让这些孩子在山上安家,不要再下山受苦。怀朔则是认为他们都是人,不能够脱离人的世界,陪着他们在山上终老,要把他们抚养成人之后便送他们下山。

    两人经常为了这事情吵架,直到那一次大吵一架后,怀朔带了家中所有的男丁离家出走。没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年。再见时,他已身化梧桐,而她也行将就木。

    ……

    “老不羞,你化身梧桐,是想让我浴火重生吗?呵呵,你打错主意了!没有你,我活的再长又有什么用啊!”璇玑的瞳孔开始涣散,显然已经快要支持不住。

    “老不羞,你以前最喜欢看我跳舞,现在我就跳最后一支舞给你看。好不好啊?”璇玑的身体开始往外冒火,现出了凤凰真身,在火中翩翩起舞。那棵梧桐树被凤凰的灵火点燃,就像开了一树红花,伴着凤凰的舞蹈,显现出别样的美丽。

    在恍惚间,凤凰似乎看到了当年他们相遇时的情景。

    “我叫璇玑,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怀朔,我叫怀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