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九十章 万事皆休,谜团仍在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2-06
    ,!

    “都给我住手!”两人正打得难分难解之际,正主终于登场了。就在半山腰,张灵雪终于在他们两败俱伤前赶到了现场。

    经过了水月的一阵安慰,新魂张灵雪又回到了身体里面,回复了原本的冷若冰霜组长张灵雪状态。她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众人等,眼神中都带上了几分煞气。

    朱子山本来也快撑不住了,听到有人送台阶,不管是谁,他也就马上停手。

    宋在天杀得兴起,还是那副不依不饶的模样,冲着朱子山就冲了过去。朱子山刚刚停手,还来不及躲避,眼看着就要被宋在天狠揍一顿了。

    但是宋在天的手还是硬生生地停住了,因为他面前站着的,是张灵雪!

    不过此时的张灵雪面色可不是那么好看,她双目含煞,死死盯着宋在天,口中的话语充满了冰冷的意味:“水月,不听上级命令在《局中法度》中是什么处罚!”

    水月不忍,在一边求情道:“灵……组长,宋副长也是一时控制不住,还是……”

    “说。”张灵雪面无表情。

    水月无奈地说道:“《局中法度》第一章第三条,不得违抗上级命令,违者下灵狱受七日禁闭之刑。但是……”

    张灵雪挥手制止了水月继续说下去,看着宋在天说道:“明白了,回去自己向执法组领罚吧。”

    宋在天的表情却是有点奇怪,无悲也无惧,相反还带着一丝喜悦,嘴角也挂上了一抹微笑。

    他冲着张灵雪点了点头,道了一句“明白”便主动走到张灵雪身后保护她。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相比之下,这点惩罚算得了什么!

    朱子山见到宋在天被张灵雪所惩罚了,还要嘲讽两句,但是看到张灵雪教训完宋在天后又把目光转向了他,不由得有点心虚,急忙解释道:“张组长没事就好!我是奉命来营救你的,不过进来的时候和宋副长发生误会,起了点冲突,没什么大事,哈哈,先走了哈!”

    打了个哈哈他就想开溜,张灵雪可是灵异调查局目前除局长外的第一高手,这么年轻就突破到了金丹期后期。他一个新晋金丹期前期打打宋在天都比较吃力了,打张灵雪那不是找虐嘛!他也就趁她不在过过嘴瘾罢了,真要打起来,他还是要认怂的。

    “等等。”张灵雪转身看着朱子山,眼神中还是那样不带一点儿感情色彩,而这也让心虚的朱子山倍感压力。

    张灵雪忽然对着深深地鞠了一躬,吓了众人一跳:“这些日子以来有劳朱组长劳心了,再此我要谢谢朱组长的大力援救。不过——”

    话音一转,原本客气的语调瞬间变得有如寒冰:“我们特别行动组的组员有我这个组长来管教,就不牢朱组长费心了,还请朱组长以后和我们精诚合作,不要再发生什么“误会”了。好吗?”

    朱子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好不精彩,忙不迭地低头保证:“是是是!张组长说的是,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误会”了。我还有报告要写,先走了啊!”说完也不等张灵雪回应,一溜小跑飞速离开了众人的视野。那些刑事侦缉组的组员一看老大都走了,自己更没有什么留下来的理由了,也跟着朱子山落跑了。

    宋在天和水月等特别行动组组员看后不禁啼笑皆非,几句话就能让朱子山落荒而逃,霸道气场全开,谁也招架不住。这才是他们所认识的组长嘛!

    那些特别行动组组员全围在张灵雪与水月身边,张灵雪她们不敢搭讪,但对水月这个所有人都充满憧憬的温柔大姐姐,那是丝毫不吝啬他们的喜悦之情。他们纷纷对水月嘘寒问暖,生怕她受了委屈。

    柯望下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其乐融融的场景。他原来想要偷偷溜走,好自个儿一个人回京城。出来这么久了,也不知朱儿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吃饭;小玉应该是一边干活一边吐槽他这个翘家的老板吧;至于相图,那只狗熊除了吃就是睡,大概连他有没有在“万事屋”也不关心吧……

    他开始迫切地想要回家。他的本质还是一个宅男,当然按他的说法,他是一个恋家的男人。每天闲着没事看看《*魂》,睡睡懒觉,和小玉对着时事吐吐槽,这样的日子才是他理想中的生活。

    这些日子以来所遭受的一切让他开始接触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烟暗面,让他的内心十分疲惫。对于张灵雪所说的什么“天命之子”的预言,他完全不敢兴趣。甚至于,他对于修炼成仙这件事的企图心也变得淡了。玄武的遭遇,雪怪一族的宿命,如果天上的神仙真是像他们所说的那样,这样的神仙当来还有什么意思!

    不过他想走,那也得他走得了再说!张灵雪早就注意到柯望的身影了,眼见这个疲懒的家伙又想要逃跑,一个滑步就挡在了他的面前,双眼紧紧地凝视着他,不发一语,但是显然是不想他走。

    老实说,这段经历下来,柯望对张灵雪也产生了一丝不知是怜惜还是惧怕的情愫,对着张灵雪那双冷冰冰的眼睛,他有点不敢直视,将头扭到了一边。

    最终他们还是一起下山了,而张灵雪显然是怕他又跑了,左手紧紧地扣住柯望的右手,一刻都不放松。

    这副场景虽然当事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在外人看来,那就是一对历经患难的情侣在撒狗粮!而且是无时无刻地在撒啊!

    宋在天的一颗少男心早已碎成了渣,望着前面相亲相爱(?)的一对小情人(?),恨得牙痒痒。

    偏偏他手下的那些个组员一点儿眼力见都没有,尽在他耳边补刀:

    “组长和柯前辈的感情好好哦!下山还牵手呢,是柯前辈怕组长摔倒吗?真细心!”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道他们俩的喜酒?”

    “这也太快了吧!柯前辈进我们特别行动组还没多久啊!”

    “快什么!柯前辈不急,组长急啊!她都……**(含糊不清)岁了,再不嫁就是老姑娘了!”

    “说不定他们要奉子成婚。那我们的彩礼钱还要准备双份才行,一份结婚,一份生子!”

    “没那么快吧!怀胎都要十月了!看组长的身材,没看出什么不对啊!”

    “你懂什么!女人怀孕最简单了,只要三分钟,进去就怀孕了!”

    “三分钟那是你吧!看柯前辈的体格,起码也有个十分钟吧!”

    ……

    “够了!”宋在天实在忍不住怒吼道:“事情都做完了吗!你们都围到这里算怎么回事?还不快给我滚下山去!还有你们,不是看守昆仑派的那些软骨头的吗?怎么也上来了!他们跑了怎么办!快给我滚下去!”

    众人一哄而散,纷纷逃离,暴怒的“鬼之副长”可不是他们能惹的存在,现在不跑等着被迁怒吗?

    众人打打闹闹,说说笑笑,陆续都下了山,回到了营地,却全都傻了眼。

    原本巍峨壮观的昆仑大殿现在只剩下了一片废墟,不!与其说是废墟,不如说是平地更为贴切!整座昆仑大殿都消失了,地上只留下了一片焦烟的泥土在发出炙热的蒸汽。旁边先下山的朱子山一行人站在旁边,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看着已经空无一物的昆仑大殿原址发呆。

    连大殿都消失的如此彻底,那里下了禁制被绑住的昆仑门人的命运可想而知。历经千年的修真大派——昆仑,就这么在一日之内,从里到外,完完全全地被灭了!

    这些是谁做的?朱子山有些不敢置信,往前走了两步,却被一层薄薄的气墙给挡在了外边。这是……结界!而且是越过了昆仑山本身的禁制覆盖了一整座大殿的结界!而且凡火不太可能一点儿痕迹都不留,这火很有可能是三味真火!

    怪不得!怪不得他们身在昆仑山居然都听不到近在咫尺的呼救,也看不到这场大火所造成的烟尘,直到这里被烧成白地才被他们所发现。

    事情还没有结束,程勋还没死?他的背后显然还有人,幕后的烟手是谁?而能够有能力造成如此结界而且能够如此自如地使用三味真火的人必然也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肯定不会是程勋!那是幕后烟手吗?他是来杀人灭口的吗?

    一团一团的疑问冲刷着众人那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就连柯望都提起了几分小心,拜宋仁投的讲述,他也算是了解了一点当年的事情。

    三十年前的惨事,程勋也只是一个小卒子,他背后还隐藏了一个大人物,而这个大人物是否就是今天杀人灭口的凶手?

    “这下报告要写死人了!”朱子山口中喃喃自语。而宋在天罕见地没有再刺他两句,显然也是被这幕后烟手的大手笔给惊得不轻。

    一波三折,原本顺利的昆仑之行最后却蒙上了一层阴影。说到底,这单案子是朱子山在负责,张灵雪也不愿再去掺和,再说她也有其他的事儿要办。

    柯望来不及与众人告别,便又被张灵雪给硬拽着,踏上了前往龙虎山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