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七十七章 暗流涌动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1-25
    ,!

    夜深人静,昆仑山万籁俱寂。

    在夜色中,一个神秘的身影在山林间纵横跳跃,靠近了关押着柯望等人的监狱禁地。

    忽然一道耀眼的亮光闪过,向他拦腰扫了过来。那人心中一惊,急停下脚步,向身后腾挪扭转,这才险险地避开了那道致命的光辉。

    那道光芒掠过神秘人的身前,在他的手臂上带出了一道伤痕,然后直直地劈在他身后的大树上,直接将那一人合抱般粗细的大树给拦腰劈断,其余势不减,又穿过了几棵大树,这才消失不见。

    那人见触动机关,肯定惊动了昆仑门人,事不可为,随叹了一口气,转身捂住受伤的手臂几个跳跃腾挪,逐渐消失不见。

    不多时,昆仑掌门程勋带着一众门人匆匆赶到了事发地点。地上还残留着一摊血迹,人却早已不见踪影。

    程勋一言不发,面沉如水,只是将眼死死地盯着地上的那摊血迹,目光中带着疯狂而暴虐的残酷意味。周围的昆仑门人都低着头,不敢发言,生怕会被这个越来越残暴的掌门迁怒。

    良久,程勋那充满怒气的咆哮方才打破了这一让人窒息的诡异寂静:“去查!都给本座去查!查出来是那个吃了豹子胆的小贼,居然敢窥伺禁地!本座要将他生吞活剥!”

    众人如蒙大赦,急忙告退下去盘查。

    程勋余怒未平,反手抽出一把精钢法剑,泄愤般地一挥,周遭的草木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枯萎,而那些倒下的树木却在须弥间失去生机,渐渐变成齑粉,只风儿一吹,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

    “禀报掌门,周遭都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出没。”不过片刻,一名弟子也许是邀功心切,只在周围搜寻了一番便回来复命。

    程勋大怒:“那人中了祖师爷传下来的“清风寒光剑阵”,体内剑气纵横,怎么可能跑得出昆仑山。分明是你等没有用心去查!”

    那名弟子大惊,忙跪下磕头,告饶道:“掌门……掌门饶命,掌门饶命啊!我……我这就去再搜一遍,再搜一遍!”

    “不必了,你这个废物,留着也是浪费粮食,去死吧!”程勋的双眼闪过一道烟气,手上那把让草木枯萎的精钢法剑高高扬起,在那名弟子的头上就是这么一挥。

    那个倒霉蛋瞬间倒在地上挣扎个不停,身形在急速变化,只不过是刹那,便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了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又过了一会儿,那人便一动不动,竟是活生生地老死了!

    而程勋收割了一条人命,好似心中的郁气也消散许多,又恢复了平常的冷静。

    “本座今日刚把那张灵雪一行人关进了昆仑监狱,夜里马上来了人查探。若说是张灵雪在外边的同伴,那也太过凑巧。定是那通风报信、吃里扒外的白眼狼!不要让本座抓到你,不然本座一定要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程勋咬牙切齿道。他生为昆仑掌门,修真者协会会长,位高权重,颐指气使惯了,还没有遇到过什么烦心的事儿。

    而这次《修真者月刊》上爆料的“知情人士”让程勋感受到了久违的威胁。他知道的如此详细,连程勋自己对握有投票权的会员所发出的豪言都一字不差,定然是内奸!

    这次他亲自出手抓张灵雪,一半是为了威胁灵异调查局撤案,一半也是以张灵雪等人为诱饵找出那个潜伏在他身边的内奸。为此他还特意动用了家底,在昆仑监狱周围布下了祖师爷的“清风寒光剑阵”。没想到那内奸身手了得,居然能从剑气下逃生,让程勋差点白忙活一场。这着实让程勋好生难受。

    “无论你是谁,都逃不出本座的手掌心!”

    程勋暗暗发誓,一双眼睛里充盈着烟气,显得那么的诡异与阴森……

    ……

    神秘人逃回昆仑派的宗门内的自己房间,迅速脱下身上的夜行衣,一条狰狞的伤痕赫然出现在他的左手臂上。那道伤痕好似活物一般在微微颤动,直往外冒着血水,受伤那么久,都没有愈合止血,果然是异常的诡异。

    那人盘腿坐下,运起昆仑派修真法门,上下运转了三四个周天,将身上上涌的那股血气压了下去。随着“噗噗”几声轻响,侵入体内的那几道残存的剑气从伤口喷射而出,没入夜色之中,逐渐消散。

    他马不停蹄,在左手臂止血之后,将可能留下痕迹的地方全部抹除,小心翼翼地将可能暴露身份的证据全部销毁,这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次中计,是他大意了。没想到程勋虽然越来越不得人心,脑子还是一样那么好使,阴险狡猾丝毫不逊当年。

    他早该想到程勋这只老狐狸不会没有防备,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踏了进去。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程勋已经起疑,他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最近程勋更是将整个昆仑山封禁了,谁都出不去。若是再联系不到灵异调查局的人,他就凶多吉少了。都怪《修真者月刊》的那些猪队友,爆烟料的时候居然将他的存在也一并出卖了!最近程勋动作频频,想来目的也不只是临死前的疯狂!更多的是想要东山再起的妄想!

    “我不会让你成功的,三十年前的血债,是时候让你偿还了!”

    “在那之前,我要好好地活着!我要在生前看着你走向末路!”

    “这就是,我的复仇!”

    ……

    龙虎山,天师道祖庭。

    “灵雪已经失踪一天了,你们还没有查出来,她们去了哪里吗?”此时的天师府后殿中,隔着厚厚的窗帘,一个略显苍老的女声正在大声呵斥。

    让人瞠目结舌的是,站在后殿下听候训斥的居然是被政府册封的“当代天师”张原陵。此时的张原陵丝毫没有在人前的威严凛然,宝相庄严。他低着头,垂手躬身站在殿下,神情沮丧惊恐,不时拿手抹去那满头细汗。

    张原陵又是一拱手,陪笑道:“老祖宗,不要发怒。孙儿已经让人去查了,肯定能找到那个小丫头。您就不要太过担心了。”按辈分来说,张原陵是张灵雪未过五服的堂叔,所以平时总是喊她小丫头。

    那老祖宗却是不依:“不是说飞机临时转向了吗?怎么?还没查出来飞机去了哪儿?这么大一架飞机,不可能凭空失踪了吧!”

    张原陵的汗一下子冒的更多了,他自然是知道张灵雪所坐的那班飞机飞去了哪儿。程勋那只疯狗快要完了,现在是逮谁咬谁,到处拖人下水,连他龙虎山天师道的人都敢碰,他如果凑过去,免不了要被那只疯狗狠狠咬下几块肉来。得不偿失,得不偿失!就让灵异调查局的那班小子自己解决吧,他们身为政府的爪牙,若是连爪子被抓都不去救,还不如干脆解散算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这个龙虎山他还做不了主!殿上的那位老祖宗才是他们这一派的主心骨。若不是有这位的存在,天师道早就在十年浩劫时被政府一并除了,那里来的今日风光!

    所以他对着这位老祖宗,是既敬且畏,对于她的要求丝毫不敢有任何懈怠,只好老老实实将目前的形势告诉了她。

    果不出其然,老祖宗一听这话就着急了,立马命令他派门下弟子前往昆仑山救人。张原陵虽然是万分不愿,但还是答应了下来,蛋疼地将天师道弟子召集起来前往昆仑山。

    龙虎山虽然被政府收编,但暗中的打压一直没有少过,他的这个“当代天师”的册封也是磨了好久才被上面批下来的。政府的小动作也让天师府的名声大不如前,原有的精英弟子全部抽调进灵异调查局,上山来投的外姓弟子越来越少,近几十年更是连个有慧根的都找不到。

    也许下一代的天师就要断代了。

    有时候张原陵也曾想过反抗,带领天师道恢复古代时的崇高声名,但却总是不敢跨过雷池一步,当年的浩劫他还历历在目,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遗忘了。就这么混吃等死地做着这个乞讨来的“当代天师”,那也不错,只要不是末代天师,他就可以自豪地去跟张家历代祖师爷交代了。

    “这条疯狗,就会给我找麻烦!”张原陵狠狠地骂道。

    ……

    而被张原陵寄予厚望的灵异调查局这边却是一阵鸡飞狗跳。

    自从灵异调查局成立以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案!一个小小的修真者协会会长,居然敢挑衅政府,公然将灵异调查局特别行动组组长绑架,进行威胁!他是疯了吗?

    群情激动,灵异调查局里的人就差没联名上书要求出征昆仑山了!

    但是诡异的是,局长陈援朝却是始终一言不发,将所有要求攻打昆仑山的报告留中不发,惹得众人都大为不悦,却又都不敢说些什么。毕竟局长虽然平常不太靠谱,但威望却是始终不减。他们都相信,只要局长出手,什么事儿都能迎刃而解。

    而此时的局长陈援朝坐在办公室里,看着抽屉里程勋给他单独寄过来的威胁信,面无表情,但是眼中偶尔闪过的那一道道冷芒无疑说明了他的心情。

    那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话:“老朋友,我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何必把事做绝。我死了,你也好不了,大不了大家一起玩完!三十年前的那件事,你也有份的!”

    陈援朝将抽屉关起锁上,摘下一直戴在眼上的金丝眼镜,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思。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眼中的光芒一瞬间变得让人不寒而栗:

    “是时候清理一下了,你这条反噬主人的疯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