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六十八章 守门人……玄!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1-25
    ,!

    这是一个奇妙的空间。

    整个空间烟乎乎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是一片混沌初开,烟色的空间向着周围无限延伸,无边也无际。

    然后,他醒了。他睁开了眼睛,看向这个奇妙的世界。然后,他说:

    “这么烟,是不是没开灯啊!”

    整个空间因为这句话产生了震动,烟色的边际如潮水般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白茫茫的光。而在这片光下,消失许久的玄出现在了柯望眼前,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带着笑意,看着眼前懒散的男人。

    柯望也带着笑意看着玄,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个空间的神奇之处。原本他经历了许多折磨,又已经饿了很久,还将身上的仙气消耗一空,最后甚至中了妖老的麻药,可以说身体和精神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但是自从他在这个空间里醒过来之后,却没有感受到任何不适。痛苦、饥饿、悲伤、愤怒……种种负面影响都消失了,就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

    但是看着这个明显不正常的空间和更加不正常的玄,柯望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而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实。

    “你是不是应该向我解释一下来龙去脉啊,玄!”柯望知道玄没有恶意,但这种被蒙在骨子里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自从为了躲避火山爆发逃进了那个诡异的空间,冥冥中柯望一直感觉到被什么东西牵着鼻子走。一开始,宋义的虐待也好,后来众人的同类相食也好,甚至最后妖老的疯狂也好,他们的负面情绪都被放大了。所有人都会产生负面情绪,而人在绝境中的负面情绪产生的尤其多,他们往往会做出正常人所不会去做的事。而放大他们负面情绪的,是什么?“那道所谓的“三界之门”是假的吗?”

    玄叹了一口气,说道:“修真者,你很聪明。你也是个好“人”,我不想伤害你,这就送你走吧。这儿的事不是你可以管的,答应我,不要再趟进这趟浑水里来了。”

    柯望笑道:“我这人有个臭毛病,不感兴趣的事儿,金山银山都求不动;感兴趣的事儿,赴汤蹈火都抢着去干。你是赶不走我的,老老实实说吧,听完之后我会决定要不要再继续。”

    玄笑道:“你还是没变,依然是这副爱管闲事的性子,还死鸭子嘴硬。罢了,就让你死心吧。不错,那道所谓的“三界之门”是假的!真的门,根本不在这里!”

    柯望惊道:“不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玄平静地说道:“确切地说,三界之门不是一个具有实体的存在,而是游离在天地之间的一种力量。”

    柯望奇怪道:“真的门是没有实体的力量?那么那道假门?”

    玄接口道:“那是玉帝王母设下的假门,专门引诱人类的贪婪之心,放大人类心中的恶念,让他们自相残杀。”

    “原来如此。那么那个老怪物?”柯望想起了还待在那道假门前的妖老,出声询问道。

    玄冷笑一声:“哼!心存恶念,同类相食,还敢妄图天道!死了也是活该!”

    柯望打了个哆嗦,好像不认识一般怪异地看着玄:“那你现在……”

    玄叹气道:“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也罢,我就从头讲起吧。”

    柯望正襟危坐,听着玄讲述三界秘闻。

    “我们大雪山雪怪一族原本是佛门三千护法之一,这你也是知道的。当年玉帝王母与西方佛祖达成协议,将我们这一族调过来,作为三界之门的守门人……”

    “等等!中土没人了吗?为什么要向西方借人?还有这守门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三界之门不是没有实体吗?怎么还要人守着?”柯望提出异议。

    玄不耐烦地解释道:“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进到这个空间之后所传承下来的记忆就是这么说的,你还要不要接着听下去?”

    柯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有再抬杠:“你说,你说。”

    玄白了柯望一眼,接着说下去:“我也不知道玉帝王母当年为什么要向西方借人,我们一族的祖先也只是小卒子,任由东西方几位大佬随意揉捏,又怎么会告诉他为什么。总之就这样我们雪怪一族成了三界之门的守门人。最初的三界之门平时都凭依在三界石上,我们开始就这么待着,也一直相安无事。可是没过多久,天地异变,三界的灵气渐渐消散,玉帝王母忽然派遣几位大神来将三界之门转移到了酆都鬼城,又将原来的三界石改造成了假门。”

    柯望想起之前遇到玄武时听他所说的上古秘闻,灵光一闪,提问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

    玄答道:“具体是什么时候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可以肯定是第一次天地异变之后的那一段时间。”

    柯望暗暗思索,天地异变、四大神兽被召到天庭、三界之门转移、原本与中土无关的西方雪怪一族在天地异变不久前成为三界之门守门人……冥冥中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烟手在暗中操纵着这一切,到底是谁?他或是他们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玄接着说道:“我们原本以为,既然三界之门已经转移,那么我们的使命就已经完成,可以返回大雪山了。没想到玉帝王母又下了一道古怪的命令,让我们继续留在这儿,假装三界之门依然存在的样子,继续充当三界之门的守门人。”

    柯望奇怪地问道:“这三界之门移来移去有什么关系。在不周山,或是酆都鬼城又有什么区别?”

    玄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这些记忆是我来到这个空间时传承下来的祖先的记忆,他们当年接到的就是这样的命令。而拜这些传承所赐,我也明白了我们一族的使命,就是守护着这道假门,直到死亡!”

    柯望笑道:“反正都是假装的,人在不在又有什么区别。你还是跟我一起下山去吧。山下还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去……”

    玄忽然大声打断了柯望的话:“你还不明白吗?这是我的宿命,守在这不周山上,守着这假门就是我们雪怪一族的宿命!我们哪儿都不能去,只能够死在这儿。你忘了,我们即将下山时所遭遇的一切了吗?”

    柯望回想起他们下山时所遭受到的一切,雪崩、火山爆发,一切都是那么凑巧,就好像是阻止他们下山一般:“难道……”

    玄痛苦地说道:“是枷锁,玉帝王母加诸在我们一族身上的枷锁!我们永远都不能离开这而,除了死亡,没有其他的方法。你仔细看看我的身体,有什么不一样?”

    柯望惊讶道:“有什么不一样,还不是……”他想要将玄抱起,就像是之前一样安慰这个早熟的小家伙,却没想到扑了个空。他的手直接穿过玄的身体,就仿佛他面前的只是一个幻影。玄,他竟然没有实体!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走了吧?”玄心如死灰地说道:“每一代的守门人都是没有实体的,只有与门融为一体,才能够真正地守护好这道门,不是吗?”

    柯望震惊地看着痛苦中的玄,说不出话来。

    玄苦笑一声:“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为曾经有你这样的朋友而感到高兴。就这样再见吧。想我了,也不要上山来,我不想你再牵扯进来了。这是我们一族的宿命……”玄的身体在慢慢变得透明,逐渐消失不见。

    柯望大惊,刚想再说些什么,这个空间忽然猛烈地摇晃起来,柯望的头一阵眩晕,就这么昏迷过去。

    当他醒来时,猛然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山脚,周围是一片鸟语花香,不远处传来阵阵炊烟,这段日子以来所经历的一切都仿佛过眼云烟。

    柯望转身向着长白山上跑去,刚跑两步却又再度停下。他回想起了玄送走他之前所说的话,默默流泪。他不知道该怎么拯救玄,这已经涉及到命运与天道的高度,以柯望目前的实力,根本不能触及。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打击着柯望的内心。

    这算什么?宿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