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五十六章 雪怪往事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7-01-25
    ,!

    而这时被众人惦记着的柯望现下的处境可绝对说不上好。整个人像是耶稣基督一样被绑着架在了柴火堆上,就等着晚上祭祀的时候一把火烧了。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这段日子这么倒霉!出来游个泳而已,怎么就遇到这么多事儿?又是遇到玄武,又是传送到长白山,现在居然莫名其妙地就要被这群雪怪给烧烤了!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三清教主、祖师爷……总之什么神仙都好!救救我吧!”柯望被这一连串的遭遇打击得有点蒙,嘴里开始胡言乱语。

    这时,玄领着一群小雪怪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还带着一些水果。

    “我也不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我也不想杀了你,我知道现在我说什么也不会听的。这些水果给你吃,好歹死之前做个饱死鬼!”玄充满歉意地对着柯望说道。

    柯望一言不发,只是用嘲讽的眼神看着玄这一行小雪怪,我都快死了,还想捉弄我,我不会再被你骗了,你这个混蛋!

    玄自知也没办法解释,将水果放在地上,又对着柯望说道:“其实你也不要怪我们,自从那件事之后,那些长辈就对你们“人”非常敌视。也是怪我,想要把你捉来炫耀炫耀,没想到却害了你。”

    柯望冷笑一声:“哼!一直都说那件事,那件事。那件到底是什么事儿?让你们对人类那么敌视。我跟你们完全不搭界,见面才第一天就要被你们做成烧烤!”

    玄叹了一口气,说道:“反正你都快死了,现在我说给你听也没关系了。”

    旁边的一个小雪怪想要阻止:“玄!不能告诉他,这是……”

    玄说道:“算了,总不能让他死了还要做个糊涂鬼。”

    然后接着对柯望说道:“你一定很奇怪吧,进山谷的路只有一条,还是那么窄,我们还好说,成年族人怎么进出呢?。”

    老实说,柯望还真有点儿好奇,那入口大小只有一人匍匐前进可以通过。这些未成年的小雪怪还可以通过,那些比人要高大不少的肌肉大猩猩是怎么进出的。

    玄接着说道:“其实我们原本都不住在这儿。不知何时,我们雪怪一族的先祖从西牛贺洲大雪山迁到这南瞻部洲长白山,因为曾经在西天佛祖处听经讲道,所以爱好和平,行善吃素,到了这长白山之后也与本地的妖怪相处和谐,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这些修建房屋,结成部落的本事也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

    柯望听到这里大吃一惊,没想到这看起来蛮不讲理的雪怪一族居然有那么大的来头。封神之战后,佛教东传,西天大和尚带着西牛贺洲的三千佛门护法(其实就是归顺佛门的妖魔)来到南瞻部洲弘扬佛法,其中有些妖怪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选择留在南瞻部洲而没有回返西天。这雪怪一族的祖先难不成就是这三千妖魔中的一员?

    “后来两次天地异变,山外有很多别的妖怪涌进来,我们也是尽量收留。没想到就是这样,引来了大祸!”玄继续说道,提起这桩大祸,玄的语气也发生了变化,“你是个修真者,那么听说炼妖宗这个门派吗?”

    “炼妖宗!”柯望听到这个名字身心一阵,恍然大悟地看着玄。现在他完全明白雪怪们为什么会这么憎恨人类了。

    炼妖宗曾经是修真界昙花一现的大门派,最盛时门下门徒数十万人,论起实力比起柯望的金丹混元派最鼎盛的时候还要强上三分。不过它最出名的还是它的修炼方法。

    炼妖宗祖师爷是转世的半仙,这位半仙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在天上的时候就以杀气重而出名,经过他手的妖魔鬼怪无一不是死亡收场。而且他脾气暴躁,在天上树敌无数。玉帝王母派遣仙人下凡布道时,头一个被推出来的就是他。也不知是这位爷修炼的功法本就如此,还是他因为被同僚排挤下界而有所不满,他所传授的立道之基就是杀妖夺丹!

    妖族筑基之后泥丸宫就会产生一股清气冲破喉间横骨,让妖族开口说话,而后这一股清气会在妖族丹田形成一颗虚丹,之后的修炼便和人族一样,金丹由虚化实是为金丹期,丹破生婴是为元婴期,元婴大成是为大乘期,最后便是渡劫飞升。

    而炼妖宗修炼的方法便是养妖,待他筑基之后杀妖用特殊方法炼出虚丹,服下之后修为暴增。因为养一只妖怪太过繁琐,所以炼妖宗的妖怪来源主要还是野生。但这不过是旁门外道,也有违天和,不久后炼妖宗便渐渐势微,熬不到第二次天地异变便从世间消失。

    现在听玄的意思,炼妖宗在几十年前便和这些雪怪起了冲突,导致他们险些灭族?

    也不对啊!炼妖宗虽然曾经辉煌过,但是早已衰微,在几十年前也就小猫小狗两三只。这雪怪祖先既然曾是佛门三千妖魔之一,说是没有什么保命的本事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果然,只见玄又继续诉说当年发生的事情:“当时山外的妖怪涌进长白山,当时的族长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来了多少就收留多少。没想到这引起了炼妖宗的那些混蛋的觊觎。他们派遣了一个修真者假装妖怪来当探子,混入了前来投靠的妖怪之中。为了逼真,他还假装被他们追杀,以取信我们。后来在一次大型宴会上,那个假装成妖怪的修真者暗中在食物中下了麻药。等着所有妖怪都倒下之后,那些人便冲了进来,里应外合,见妖就杀,不光是那些山外的妖怪,我们雪怪一族的所有大人也倒在了他们的刀下。只有不被允许参加宴会的小孩子得以幸免。当时的两个稍大的孩子带着还年幼的族人,一路逃到了这里,这才安顿下来。不过长大之后便出不去了,我们也就只能留在这个小小的山谷里。好在这里的物资都不缺,勉勉强强也能够生活。”

    玄苦笑一声:“你也应该猜到了,那稍大的两个孩子就是我阿爸和长老。所以你也不要怨我们蛮不讲理,是你们“人”先开始动手的!”

    而后玄又是自嘲的笑了笑:“其实我跟你说这么多也只是为了心安。我们雪怪一族信仰佛法,从不杀生,如今因为你而破例,我的心里充满了负罪感,说出来之后感觉好多了。”

    玄领着一群小雪怪走远了,地上摆放着他们带来的水果,但是柯望还是被捆着等待火刑的时辰。

    说到最后还是没有放了我,感情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个故事啊!柯望对着玄的背影发出抱怨,但是不知为何,柯望的眼睛有点酸酸的。自己的性命都有点顾不上了,还去为几十年前的事儿感慨,这体质,也是没谁了。

    不过倒霉的柯望没瞧见的是,玄所带来的水果里藏着一只浑身雪白的小虫子正在慢慢地爬向绑着柯望的藤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