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高人 第二十七章 梦想有多重
作者:紫眩神木的小说      更新:2016-12-24
    ,更新快,,免费读!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音乐盛典狂欢之夜,安保负责人小陈的精神从早上开始就一直保持紧张状态,死死的守在后台入口,一点儿也不敢松懈。

    音乐盛典号称是乐坛一年一度的明星大集合,届时不止歌星明星,就连一些社会名流都会到场,更何况还有大批的观众粉丝聚集在这个可容纳十万人的巨大演唱会现场,让往年负责安保工作的负责人大为头疼。

    如此盛大的活动自然不会没有意外,再往前的就不说了,上上上年的安保负责人老沈就因为发生了观众踩踏事件导致多人受伤引咎辞职。上上年的安保负责人老姜因为疏忽让一个邀请表演明星的狂饭偷偷潜入了后台,幸好发现的早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不过他也因为这件事丢了饭碗。最惨的还要数上年的安保负责人老陈了,他本来就快退休了,因为音乐盛典的安保恶名导致没人敢接手,他身为安保公司的老员工,被领导逼着接手了这个烂摊子。原本一切都很顺利,谁料到表演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两家互相看不顺眼的明星粉丝团因为到后台请各自偶像签名时的顺序问题发生口角,进而动武,终于演变成了一桩千人级别的大械斗,造成了几百人的伤亡,连音乐盛典狂欢之夜这个活动都差点因此停办。当局震怒之下,安保公司就把老陈推了出来当替罪羊。不止退休金没了,还面临着牢狱之灾与巨额赔偿,一个好好的家庭就这样败落了。

    所以音乐盛典的安保工作被称为“安保噩梦”,今年的安保工作都没有人敢于接手,主办者无奈之下发出了“悬赏令”,但还是没人理会。终于在音乐盛典的日期即将来临时,小陈出现了。小陈是老陈的儿子,对,就是上年的那个倒霉鬼的儿子。小陈自从老陈入狱后就辞了原来的工作,到处打工还债。等到音乐盛典发出“悬赏令”之后,小陈看到了翻身的机会,召集了一帮朋友,以最快的速度组建了一个安保公司,接下了今年的安保工作。

    所以这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小陈的命运就取决于这次的音乐盛典能不能成功了。

    小陈的眼睛已经瞪了一天了,干涩的眼球没有水分显出血丝,十分酸痛,他却不敢用手去揉,因为他知道,那些嗜血的狼狗会抓住他松懈下来的那一刻发起致命的攻击,他不能放松。这场战争,他,不能输!

    ……

    “真是个难缠的对手啊!”柯望发出一声叹息,无奈地看着小陈犹如一条恶狗般守护着的后台入口,真是连一丝机会都没有啊!

    他的身后跟着已经苏醒过来的金鑫。昨天晚上,柯望和东方玉愣是在医院等到后半夜所有人都走后才现身出来救醒金鑫。醒过来后的金鑫依然是那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这让已经被热血冲头的柯望如何能忍,硬是将他拖到了音乐盛典的会场。不过目前最大的难题来了,他们怎么进去?

    经过连年的安保强化,尤其是小陈的加入,今年音乐盛典的安保变得异常严格。不止每个人入场时都要过安检门,每个区域都隔得很开,设有紧急通道,后台更是直接被划为了禁地,小陈这个安保负责人就守在门口,瞪着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吓都能把人吓跑。这也给柯望的行动带来了巨大的阻碍。

    “要不还是回去吧,反正我也已经看开了。看着他们能够登上舞台,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就已经很知足了,就让我在台下看着他们唱歌就好。”金鑫对着柯望劝说道。

    “老实说,我对那些梦想啊,青春啊之类的话语不感兴趣。”柯望没有回头,背影显得那么萧瑟,“现在的我,只是单纯的想帮你而已。你真的认为看着别人实现梦想,而自己只能坐在观众席上为他们鼓掌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吗!他们的梦想实现了,那你呢?”

    “但是如果我出现在舞台上,会连累到他们的,经纪公司不会放过任何敢于反抗他们的人,我也好,袁大叔也好,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棋子。就让我独自承受反抗的结果吧,不要再连累他们了。”金鑫痛苦冲着柯望嘶吼着。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柯望笑了一声,转过头来,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在夕阳照射下显得那么神圣,“人定胜天,谁说你只能做一个棋子!”

    隐身后的东方玉从后台飘了过来显露身形,笑容满面的说道:“都搞定了。等下我们趁机进去吧。”

    “什么都搞定了?”金鑫疑惑着询问道。

    东方玉神神秘秘地竖起食指:“不可说,不可说。”

    正在这时,后台方向传来了一阵惊呼“有人晕倒了,快来人啊!”保安小陈大惊失色,急忙让身边的保安继续守门,自己则赶过去看看状况。

    柯望则奸笑一声,拉着金鑫闪到厕所,逼着他脱衣服。金鑫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双手护胸,用看向色狼一般的眼神看着柯望。

    柯望四下看了看,没有旁人,方才恍然大悟金鑫鄙视的人不是别的,就是他自己。

    “你小子想到哪里去了,我可是纯爷们儿,不搞基!我是让你和我换衣服,好混进去。”柯望完全被金鑫的脑洞打败,气急败坏地扯出早已准备好的衣服包裹。

    金鑫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打开包裹一看,是两套医院制服。

    柯望一边麻利地换好衣服,一边自鸣得意地说道:“幸好我早有准备,在医院顺了这两件制服。来,带上口罩,好,这样谁也认不出来了。”

    一番打扮过后,两人成功变装成医护人员,跟在匆匆赶来救援的医护人员的队伍后面混进了后台。

    他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那里的床上正躺着一个少年,火红色的齐耳短发,苍白的面容更显魅惑,他双眼紧闭,皱起的眉头显示出他现在所经受的痛苦。

    金鑫看到那少年的瞬间行动一滞,双眼焦急地转动着,忍不住就要冲上前去,反被柯望一手拉住。

    金鑫疑惑地看着柯望,却见他轻轻摇了摇头,用眼神示意金鑫再看。

    金鑫再次看向那少年,却见他紧闭着的双眼不知何时已经裂开了一条缝儿,看到金鑫看向他的目光,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金鑫顿时放下心来,趁着那些人不注意,随柯望躲藏到后台的厕所。

    等到外人都走了,他们再三确定之后才从厕所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