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60.意料外的替补

时间:2018-07-25作者:笑扬

    失去了夏天的武汉,进入到十月的尾巴别有一番风味。

    d大资格争夺赛如期而至,这个赛事一直是喜爱英雄联盟玩家的开胃菜,作为全国高校联赛征战的揭幕,深受d大学生的期盼。唯一遗憾点就是观赛场地和选手比赛场地是分离式的,观众无法同时观看比赛赛况与选手。观赛的场地因为小足球场上的大型液晶屏幕观看效果好的缘由,设在小足球场上,草坪上摆着一排排整齐的简易座椅,为观众提供观赛场地。同时,为了解决没有隔音室,选手参加比赛的地点为信息楼,比赛画面通过网络传递投射到小足球场的大屏幕上。

    小足球场的第一排的位置摆着的椅子前有放着水杯的桌子,这种特殊的待遇是专门留给校领导的。作为大规模的活动,某些学校领导当然会来跟着凑个热闹顺便发表些鼓励选手的重要讲话,何况现在的游戏认知已不单纯的只是娱乐大众,电子竞技运动已被列为中国正式开展的体育项目,甚至有的的大学还设置了相关专业。

    秦殊手里拿着社团队的首发名单,坐在候场室里认真地看着,一言不发,手里的首发名单并不是最终的上场人员。秦殊的表情有些萎靡,打着哈欠,有着重重的黑眼圈。

    上单柳几许是此次比赛的首发上单,他与队伍中的中单秦殊因为队内上单之争牵扯到秦殊舍友潘跃龙的原因,两个人存在着嫌隙,因此柳几许离秦殊坐的位置较远。虽说两个人是队内最不对付的二人组,但是柳几许却也是最知晓秦殊的人,由于需要随时挑剔出秦殊的不足,他也时刻关注着秦殊的一举一动。秦殊在候场室的不正常,自然难逃柳几许的眼睛。

    柳几许咳簌一声,板着脸问道:“那个中单,你在候场室只需要休息?难道不应该分析战术安排?”

    秦殊一愣,每次柳几许对自己的说的话总是冷嘲热讽,这次竟然为战队着想,轻轻一笑:“社团的首发名单你看过了吗?”

    “当然。”柳几许一脸的疑惑,难道秦殊一直拿着社团的首发名单瞧出了什么端倪。

    秦殊扬了扬手里的首发名单,玩味地笑道:“原来袁敬雨的id不是‘b-i-g-e-t-o-u’,而是‘gtou’。哈哈……”

    队长白子阳本来以为秦殊会有什么惊人发现,正竖着耳朵听,没想到听到的内容竟是这些东西,手里的幸运水果猕猴桃差点没接住,真要是掉到地上白子阳可要傻眼了,他从不准备备用的幸运水果。既然是幸运水果,自然不会出事,除了被袁大头吃了的那次意外。

    黄毛作为替补,一直微笑着看着队内众人,虽然他极度渴望成为首发,可是他相信自己会有机会的,实现一鸣惊人。听到秦殊的话,黄毛噗嗤笑出声,对方打野的id可是他本人的杰作。边笑边说:“秦殊学长,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你的看法吧。”

    秦殊摇摇头,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张野这个鬼机灵的学弟,说道:“你们看过他们的替补了吗,是‘比个头’,那个搞笑的打野新生。”

    提到袁大头白子阳就来气,黄毛可是对他说袁大头是个天才,自己差点还信以为真,把袁大头超募到自己队内,看来天才和白痴就只有一线之隔。不过,试想真要是把袁大头招进队内,白子阳可真有不小的麻烦,天天需要提防袁大头偷吃他的辛运水果。

    柳几许无聊地闭上眼,总觉得秦殊今天怪怪的,没想到他只是想改变自己的风格,准备走讲冷笑话的路线,效果来看是不成功的。柳几许吐槽道:“怎么,你这么看重他们的那个白痴打野,莫不是以为他会登场吗?”

    秦殊一贯的高深莫测的笑容再度浮现在他的脸上:“你别不信,我感觉,他真的会登场。”

    在场的人都是认为是秦殊无稽之谈的表情,感觉秦殊今天的话更多的是偏向无厘头的搞笑,不像是平常在分析对局的状态,虽然他的表情跟平时没什么区别,都是一副惹柳几许厌的样子。

    “怎么,都不相信。”秦殊笑得更加开心,他就是喜欢比别人看得多的感觉,就像下象棋,庸手算眼前,高手看三步之外。料敌于先,不仅能胜券在握,还能让自己以清醒的头脑时刻警惕忧患的来临,秦殊深信忧患来时必有其征兆;如果不预先设法消除,将后悔莫及。这种防患未然的做法,正是他带领队伍取胜的诀窍。

    “秦殊学长,你绝对有别的发现,快点说吧。”黄毛用请求的目光看着秦殊。

    秦殊举起社团的首发名单,指着袁大头的名字说道:“从你们的反应中,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我要是社团的决策者,我决计不会把袁敬雨的名字放到替补位置,我会选择李启铭。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我猜呀,是社团的打野杜奕宇出现了啥状况,致使他不能登场。”

    秦殊的猜测确实有点道理,但是他也只是属于误打误撞猜对了,若是杜奕宇没有受伤,对于社团的替补选手的选择,李启铭也并非百分之百的人选,有一层原因秦殊是不会猜到的,李启铭对于重新开始打游戏的惧怕导致他无法登上赛场。

    “会不会是陈楚浩他们放的烟雾弹?”白子阳有些相信了,但他不敢掉以轻心地选择完全相信。

    “不会的,据我了解,最近三天,杜奕宇没有回过宿舍,虽然他以集训的理由,但是他却忘了,作为同队的队友都是正常的作息时间,唯独他集训,却是怪事。”秦殊狡黠地眨眨眼。

    “呃~”柳几许一脸嫌弃地说道:“没想到啊,秦殊你还有偷窥人家隐私的恶癖。”

    “这不是重点好吧!”秦殊一脸黑线,自己完美的推测被这总喜欢挑自己毛病的家伙成功把大家注意力引到了别的地方。

    纪伯文保持着给人留下好印象的微笑,免得得罪人,他没有加入到众人讨论中。

    黄毛迟疑着,权衡再三,最后一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我跟社团的打野是很好的兄弟,他最近也是神秘兮兮地说什么集训,总是早出晚归的。”说到自己兄弟袁大头的近况,他总觉得是在背叛袁大头。

    秦殊扭头看了眼黄毛,强调着自己的观点:“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是杜奕宇欲盖弥彰的拙劣演技,他以为拉上一两个人集训就能证明他没事吗?笑话。”

    说到这些,秦殊的神情突然有兴高采烈转向暗淡,他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我刚才想的并不是这些,而是我。”

    白子阳一把抓住落到手中的辛运水果,差点把猕猴桃捏出水来。挑眉道:“你这些在昨天的战术讨论会上不是说过了吗,你就不要纠结了。”

    秦殊摇摇头,说道:“白队呀,你说的轻松,你难道以为社团他们不知道,他们取胜的点只有突破我这中路了吗?放在以前,我们完全没必要杞人忧天,可是今时不比往日,他们中单有着吴穷的补强,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

    “你把吴穷那小子说得有点神了吧,除去中单位置,我们每个点都强过他们,我就不信这种情况他们还有赢的机会。”一直静听没有说话的辅助马修插嘴说道,忽然意识到什么,忙道歉:“啊,对不起,中路是旗鼓相当。”

    秦殊莞尔一笑,毫不在意地说道:“对线一方面你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不如吴穷,通过我们两队与zz大校队的比赛就能看得出来。我和吴穷各自强的点不同,没必要害怕比较。可是,我在训练结束后,一直仔细研究吴穷‘午未杯’上的表现。”

    纪伯文身子一震,“午未杯”是他理应崛起被铭记的一段辉煌时间,却被自己队的中单齐得之给盖了风头,自己的名号真要是说起来,估计比那个失败者吴穷都逊色不少。纪伯文不明白,为何他的努力下,观众对他的印象却怎么都是“暗黑大魔王”齐得之背后的影子。

    秦殊没有注意到自己队打野纪伯文的微表情变化,还在继续着他的话题:“吴穷在的队伍,队友都很弱,弱到没人能记住他们的名字,就算进入大学加入校队,都是无人问津的存在。就是‘一神带四眼’的阵容,竟然打到了‘午未杯’的决赛。每一场比赛几乎都是中路突破,直捣对面高地。直到小纪的队伍粉碎了他们取胜的方式,可是啊,我们队少了个中单齐得之。”

    纪伯文想给他人留下好印象,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生气的表情,头因此深深埋下。心中却肆意澎湃起来:又是齐得之,又是那个家伙,纠缠不掉的家伙!又是什么没有他就赢不了的话,又会是什么“改变大学格局的五人众”就代替了自己的名字。

    好刺耳,好刺耳。

    “我能击败他吴穷一次,就能打败他两次,三次、无数次,不管有没有齐得之。”纪伯文猛地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殊装作错愕的样子,内心却乐开了花,他前面讲的缺少齐得之队伍赢不了云云的话无非就是说给纪伯文听的。

    秦殊通过最近些日子的相处,已经摸清了纪伯文这个表面和善的家伙的软肋,就是齐得之。与zz大校队一战,秦殊就敏锐地捕捉到一点,纪伯文讨厌被中路指挥,虽然大多数时间为了赢会听自己的话,但是有些时候会有叛逆的想法出现,如果不设法遏制,比赛的进展会难以把控。

    秦殊用齐得之刺激纪伯文,无非就是想让纪伯文无脑针对吴穷,他担心如果自己明说,纪伯文会阳奉阴违。

    看着纪伯文一反常态的表现,秦殊觉得自己的激将法用得很成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