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43.不是gank的gank

时间:2018-07-14作者:笑扬

    袁大头黑着脸,感觉队友和对手都在针对他,竟然敢在赛前偷偷打赌自己会不会被野怪打死,太让他恼火了,最可气的自己竟然还让gay狐狸和四眼瘦猴赌赢了。

    现在这个情形对于d大社团队来说压力很大,反而对于袁大头而言没有想象之中的糟糕,毕竟红buff的加成还在自己身上,处于2级的他有着足够的理由去刷野怪,野区的资源只少了个红buff,巨量的资源需要处理。

    zz大校队打野port蠢蠢欲动,作为经验丰富的打野选手,并没有过分感情用事,去对面野区直接单挑让他火大的“比个头”,他清楚地知道那样做的话自己得不偿失。蝎子作为有大招发力的英雄,不同于自己手中的节奏型打野,与gtou在野区消耗时间,对他无利。

    经过一段分析,port的酒桶偷偷摸到中路左侧河道处的草丛内,已到4级的酒桶小技能是全的。

    yagami对阵‘狗皮膏药’tuer,充分践行了切忌过于贪恋与其在线上刷兵的赛前分析,越着兵线毫不讲道理地疯狂压制岩雀。作为推线极强的英雄的岩雀,竟被yagami逼到塔下,生生落下13个补刀数。

    苦不堪言的tuer迎来了救世主后有了对拼的勇气,一直龟缩在塔下的岩雀陡然发难,、、三个技能尽数祭出,瞬间将脚下的土地编织成致命的武器攻向yagami。yagami也不示弱,灵巧走位避开猛掷向他的石穿及脚下的岩突,w技能起手,一柱形符文之力将岩雀罩住,e技能施加的效果被yagami冲脸一记q技能的法术球迎面击中。

    久侯多时的酒桶就在等待流浪w技能的出手,见时机已成熟,立刻从草丛中杀出,直奔yagami的流浪,酒桶抓的这个时机极佳,此时的流浪除了没有w技能外,最为关键的是还处在马上要升到六级的时刻。

    酒桶开启w技能,痛饮烈酒后的他距离yagami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直接一记e技能撞向流浪。

    port手里的酒桶确实喝了酒,但莫非你port也喝了,估计喝得还是假酒。这个距离的攻击距离是覆盖不到自己的,除非加闪现补出多余的距离。吴穷心里清楚,这是port送给自己的选择题,是心理战,在酒桶e技能结束前让自己选择是交不交闪现。

    自己若是怕了,提前闪现的话,port的酒桶就只是用一个e技能骗出了自己的召唤师技能;倘若自己不提前闪现的话,port的酒桶再交闪现就足够能撞晕自己。

    可是,对于yagami而言,这并不是选择题,他自信在酒桶交出闪现的同时他也可以同时出闪躲避。

    yagami紧张地注视着酒桶的动作,同时让自己手中的流浪避开岩雀q技能射来的石块。

    酒桶的e技能算来就要结束了,看来只是单纯地想骗自己的闪现技能。吴穷想。

    然而,在酒桶e技能就将结束的01秒的时间内,脚下金光一闪,酒桶竟携带着e技能效果持续的尾巴出现在流浪身上。

    极限距离的e闪!

    有点放松警惕的吴穷没有反应的时间。

    酒桶撞晕流浪的同一时间,q技能丢在流浪脚下,岩雀辅以e技能,召唤一片岩石陷阱。

    吃足了q技能酒桶的发酵后爆炸伤害和岩雀的撒石阵,流浪血量见底。

    千钧一发,yagami瞥见自己的w技能已冷却完毕,一记w技能罩住近身的酒桶后,闪现拉开距离而逃。

    tuer藏了个小心思,他想要的不仅仅是杀死流浪,还要流浪的闪现,因此他才迟迟不肯释放q技能,给流浪可以逃跑的假象。

    果不其然,流浪上钩了。

    嘴边带着笑意的tuer,轻松按下键盘上的q键。

    流浪倒在飞舞的岩石中。

    firstblood!

    “一血,中路?”正在和远古石甲虫(俗称石头人)的袁大头幸灾乐祸地嘲讽着。

    “噗~哈哈,一血是你先贡献的吧。”王超打趣道。

    袁大头脸腾地红了,结巴道:“那个,那个我算一血?我不算的,又不是被对面击杀的。”

    “那你被杀的?”王超明知故问。

    “你小子是找揍。”说着话,袁大头终于把自己的野区刷完了第二轮,很快地升级到6级。

    比赛之外,d大校队的人也在关注着这场比赛。

    秦殊目不转睛看着ob画面,指着刚被击杀的吴穷对队长说道:“yagami高中的打法习惯终究是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的,你看现在他现在的状态与以前有何不同,一个人独自的单打独斗在大学高校联赛是行不通的。激进,孤傲,无后援。只能说他成了队伍明显的突破口。”

    “所以说,我们十月份的学校资格代表赛,获胜的还是我们校队。”白子阳自信满满,丝毫未受上场被林逸儿卡莎完爆的影响。事后他查阅相关信息才知道自己落败的原因是幸运水果的color过深,不符合幸运色要求。

    “加油,”潘跃龙心里默默为袁大头捏把汗,“刚才被野怪击杀是因为电脑卡了吗,在小地图看,感觉他站着好久没动过(真实原因:袁大头切视角看队友把自己给忘了)。怎么没喊暂停?是队伍配合或是交流不畅吗?”

    zz大校队教练坐在休息室的椅子上,在比赛过程中教练是不允许在队员们身边指导的。教练摸着下巴,表情很悠然,port的打法思路很明确,他起初还担忧port会受上局影响,这些疑虑在一血爆发后消失殆尽。

    应该会是场port的正名之战。教练觉得。

    zz大校队教练赛前研究过一些吴穷对战的视频资料,吴穷所在的队有着很明显的作战思路,由吴穷中央突破带领队伍走向胜利。

    “现在还想复制这一枝独秀,是行不通的。天才,可不是随心所欲决定一切的。”zz大校队教练眼神深邃,悠悠地叹道。

    赛场上。

    刷完自己野区的袁大头百无聊赖的他,灵机一动,决定入侵port的f6。

    想到就做,是袁大头的一贯作风。手中的蝎子从上半区河道草丛进攻对面f6,当然他也不知道port在哪或是f6处还有无野怪,反正他的目标就是去。

    锋喙鸟(俗称f6)处一干二净,袁大头无奈往自家野区走,他还是知道深浅的,不敢直接深入对面的石甲虫处的野怪。

    不巧,tuer的岩雀推完一波兵线去河道插眼,不期而遇。天不怕地不怕的袁大头的蝎子开着w技能直冲对面的软柿子(袁大头通过上次以死亡的代价切视角观察中路得出的结论,这个tuer就会挨揍。)。

    岩雀撞到蝎子后,转身就跑,他忌惮的倒不是打野的蝎子,而是在赶来路上的流浪。在自身有召唤师技能净化的前提下,还是不太慌的。

    这是什么操作?有净化作底气的tuer瞬间傻眼,蝎子连平a都没用,直接对自己一记大招,蝎子的尾刺如利钩牢牢压制得岩雀动弹不得,如猎物般被拖拽着进敌方野区方向。

    习惯使然,袁大头差点将tuer的岩雀拖向吴穷,转念一想,怎么可能便宜了gay狐狸,忙向远离中路的方向而去。

    幸好,吴穷早在观察到袁大头的入侵时提前站好位置,做好随时支援的准备,这才能在蝎子的大招结束的时候接上自己的w技能,实现连环控。误打误撞下,正是流浪的支援站位引起了tuer的警觉心,不得已推线去插眼自保导致这场入侵式gank的发生。

    接连受控的岩雀一直未用净化的原因就是在等待着队友酒桶的支援,但在流浪二手控制并打出成吨伤害后,迫不得已交出召唤师技能净化脱身,他害怕已中了蝎子e技能再被蝎子的下次普攻造成眩晕效果。

    一丝血的岩雀在上半区河道草丛墙边闪现越墙而跑。

    袁大头眼见自己就可以拿下首秀的首个人头,哪舍得猎物在眼皮底下逃跑,闪现上去跟输出。早已赶到的酒桶一记e技能,不偏不倚正中杀红了眼的蝎子,阻隔开了他与残血的岩雀,掩护队友撤退。

    脚下岩石凸起,岩雀w技能发动,再次掀飞蝎子,可怜袁大头像皮球一样被撞来推去。

    袁大头心里狂骂罪该万死的酒桶pork以及贪生怕死的gay狐狸,他并不清楚yagami在中路送出一血的时候闪现技能已被迫用出,无法第一时间跟进。

    河道墙壁另一侧,袁大头与敌方两人形成的战场上突然出现两道光圈,一道是上单evan的船长召唤的大招,对袁大头实施加农炮弹群的“雨洗”;另一道光圈实为流浪的大招,暂时没有瞬间位移技能的吴穷只得利用大招开启一道传送门追击岩雀,时间虽比闪现用时长,但现身后的流浪正好正面面对残血的岩雀,一记法术球直取岩雀人头,拿下己方的第一个人头。

    感觉遭受一万个技能后的袁大头被大肚子酒桶活生生普攻打死。

    “我擦,gay狐狸你个心机鬼,就只会抢人头!”黑白屏后袁大头撤下耳机对着右手边的吴穷吼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