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23.我说我要退出社团

时间:2018-07-14作者:笑扬

    袁敬雨冷冷看着陈楚浩走到自己面前,时间很短,却似乎耗尽了袁大头一生的耐心。轻吸口气,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缓和些,仰头问道:“理由?”

    现在的袁大头都没心思吐槽初好的父母脑子是咋想的,给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取了一个发音的相同的名字,怎么区别啊。

    陈楚浩却没有理袁大头,对着妹妹陈初好说道:“丫头,你快回去,去学你的英语去。”他的话带着不容回绝的意味。

    “哥----”陈初好呼道。

    袁大头挑衅地又向陈楚浩走进些,几乎贴到一起,强调着刚才说过的话:“我说,理由!”垂在身侧的手狠狠地攥紧,手上都暴起了青筋。

    陈楚浩的眼睛终于看向了袁大头,眼皮一跳,没生气反而被逗乐了,微微低头说道:“什么你问理由?要说理由,那可太多了。第一,我是他哥;第二,我是社长;最重要的是第三点,这个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袁大头怒归怒理智还是清醒的,有陈初好在场,他尽量克制住不与丑秃肥和尚大动干戈:“你凭什么管你妹妹,作为哥哥,你一点都不了解她,你知道,她有多么喜欢英雄联盟吗!不要动不动以为她好就可以擅自替她做主!她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就算是初好是你妹妹,她也可以拒绝你的安排,也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也可以对你提出异议,也可以玩自己想玩的游戏。哪怕你再反对,她也有权利选择她自己的选择,喜欢她自己的喜欢。同样,可以像你一样。不要总是说自己关系爱护妹妹之名,被亲情而弄得伤痕累累,很多的伤都是你对亲情要求过于自我。”

    陈初好听着,突然愣住了,右手捂着嘴。

    这些话,袁大头脱口而出,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原来这么善于言辞,他现在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好恨。他分明感受到了陈初好的对英雄联盟的那些不舍,却不能为她大打出手,那种不甘在胸腔中盘旋。憋在胸中,感觉,好难受。想必,初好肯定也是这种感觉吧。

    袁大头缓缓吐出一口气,好像突然如释重负道:“还有,我要退出这个破社团。听好了,我说我要退出社团,这不是威胁,是不屑认识你这丑秃肥和尚,更不认可你的做事态度!”

    说完,袁大头扔掉手中的抹布,扬长而去。

    袁大头本想学着香港电影里那些警察角色的主角不满上级对案件的处理的反应桥段,酷酷地将警 徽等证件拍在长官桌子上而告诉长官我不干了。怎奈,自己参加的这个英雄联盟社团没有任何代表身份的东西,只能是心有余而物不全啊!

    唯有手中的抹布可做发泄,换做平时的袁大头肯定砸在对方的脸上。只是这次,袁大头却出奇的冷静。纵使他心有不甘,心中眼里塞满的全是陈初好提起英雄联盟的向往与喜爱的眼神,都是那个丑秃肥和尚!

    身后是陈初好的声音,却被陈楚浩一声暴喝给打断。

    这些都无所谓了,袁大头一口气走下楼,楼口的楼管老师热情地同这位他认为是学习钻研到现在的“国家未来栋梁”打着招呼。袁大头却完全漠视,径直而过。

    闷着头,将胸中怒火全都以脚步匆匆发泄着。冷不丁背后一人一把拉住她,袁大头脚步骤停,扭头,要揍人的眼神看向背后。

    是,黄毛,出现的时机,不合时宜。

    黄毛面上笑咪咪地,不怎么在意地说:“哟,这是怎么了?”

    袁大头见是黄毛,不忍发作,将不悦深压心底。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抬腿想走。

    黄毛知道袁大头的臭脾气,明面上嘻嘻哈哈,其实心中有事能够吐露的人没几个。呲牙笑着:“好啦,看你心情不爽,我领你去个好玩的地方,大头。”

    有些时候,有些人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的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境遇。

    袁大头就是这种人。

    大头?大头心中敏锐地捕捉到这一敏感词汇。

    仰着头猛地吸了口气,大头平复了一下心情,以免揍人的时候失去平时的水准。他在心里一遍遍告诫自己,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能掐死他,狠揍他一顿就行。

    正在挽袖子的袁大头此刻才注意到黄毛的身后几米外还有几个人在瞅着他们,瞧样子是在等着黄毛,这几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样子,袁大头并不认识。

    “张野,抓紧时间,必然会迟到了呀。”在远处几个人中有个人相比他人显眼许多,正被众星捧月般地围绕着,这个人反戴棒球帽配合深色电竞防蓝光眼镜相当有范,就是他在催促黄毛。

    黄毛答应着,扯着袁大头走过去。

    “那小子谁啊?”袁大头蹙着眉问。

    黄毛神秘兮兮地说道:“你还记得我提到的关于吴穷要复仇那个事情吗,其中有个打野red?”

    “你是说,就是他?他来我们学校去帮助吴穷那只gay狐狸复仇?这也太扯了吧。这个叫red的莫非和smvp打架了?”袁大头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和齐得之相处得的关系是怎么样我不是太清楚,反正我知道他不太喜欢我们提他原来的彩虹战队以及明星中单smvp齐得之。可是,有些好笑的矛盾点是他既然不愿提及他高中夺冠时所在的战队,却很享受别人称赞他作为新人登上了《午未电竞》的事情。不过red纪伯文的出现,让我也明白了吴穷没有选择我们学校校队而是英雄联盟社团的原因了。”黄毛神色有些沉重,大体是无法与吴穷这么强的人同处一个战队而惋惜。

    袁大头摸着下巴点头赞许道:“吴穷这只gay狐狸无愧狐狸之名,一眼就看破了姓纪这小子的鬼心眼,他是来我校当卧底坑他的呀,那当然会拒绝校队投身到俺们英雄联盟社团了。”想到自己已经退出了英雄联盟社团,原先还有些好转的心情又低落了下来。

    “哈哈哈……”一段话把黄毛逗得直乐,“卧底?哈哈……你没看出来吗,稍一接触你就应该能觉察出吴穷的心性,他和red纪伯文一样的,应该说高手在这一点都是一样的,皆是极度自傲的选手,他要战胜齐得之是想靠自己的能力而不是选择齐得之战胜他的方式。”

    “是吗?嗯……那个gay狐狸就是那样臭屁的一个人。”袁大头挥着拳头恨恨地赞同道,想起今天吴穷令他不爽的种种气就不打一处来。

    两人聊着天堪堪已经快走近远处的几人。

    “他也是我们校队的?”red懒洋洋地对周围的人说了这么一句,眼睛却连瞟都没瞟袁大头一眼,这已经不是漠视,而是一种无视了。反正在他看来,无论谁进校队都无所谓,都会沦为可怜的跑腿,也就是替补,无法撼动他正式出赛名额的地位。对于弱者,他没有必要,也没有义务浪费自己的时间去等他们。

    “纪哥,我们走吧。他们两个磨磨蹭蹭的,浪费时间。”

    “对呀,别等了。”

    “是呀。”

    red身边的人看出了red不耐的情绪,提议着不再等张野他们了。

    还有人自发喊出声去催促着走张野和袁大头快点跟上。

    无疑,在这些人心目中,red已经是登上了《午未电竞》新人榜的人物,这种待遇是他们每个人都渴望的殊荣,自然化身他们羡慕的偶像级大神。虽然smvp被同队的中单dark夺走稍显遗憾,但是就比赛的表现来看,相比dark齐得之他也是不遑多让的,每个人心知肚明他必定是日后叱咤高校联赛的风云人物。因此此刻不论年纪,全都厚着脸皮对red纪伯文以哥相称,彰显出对纪伯文的尊重之意。

    纪伯文看样子对这种奉承已经习以为常,自然乐得接受这种称呼,点头相应众人的意见带头继续向前走。

    纪伯文他很喜欢不驳逆大多数人的想法以给人留下好的形象。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