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18.这真的是白金局?

时间:2018-07-14作者:笑扬

    王超看着打野蔚的位置在河道中间的三角草丛处站着不动了,让他多少产生些不满的情绪,自己打了半天信号,这打野分明是在准备帮中路的节奏,完全无视掉自己的标记。一气之下,王超决定率先靠自己进攻,反正10层的被动已经叠满,轻点下q后会在一段持续期间将她的普攻转变为一阵强力的飓风箭阵,击垮对面下路的防线。

    王超的寒冰频频躲进草丛利用w消耗对面,换血的情况下因为奶妈的存在对面是处于劣势的,唯一的解决的办法就是强拼一波。对面的金克斯也是这样决定的,在寒冰再次进入草丛的同时,瞅准王超走位冒进的时机,利用w封住草丛中王超寒冰的后撤路线,e技能抛出一串陷阱手雷,过于激进靠前的王超避无可避被束缚在原地。锤石见势果断选择近身,e挥舞他的锁链,将被技能命中的王超的寒冰带向锁链挥舞的方向。

    操纵锤石的召唤师露出了一血的欢呼。

    一切的技能释放都刚刚好,王超示意陈楚浩进攻,低呼一声:“套虚弱。”

    对面金克斯攻击骤降,眼见形势不妙选择释放召唤师技能加速支身撤退,锤石判断自己的引燃召唤师技能可以助力此次对拼的取胜,扔出w来为自己武装一层抵挡伤害的护盾强势平a对拼。怎奈这次对拼皆因为金克斯封走位的震荡手枪“电磁器”来发射的震荡波打空,令伤害输出下降太多,注定对拼失败的结局。

    王超手中的寒冰无情的箭弩狂风骤雨席卷金克斯与锤石,无奈之下,锤石交出闪现逃离战场,而金克斯的虚弱已经消失,w技能已经冷却完毕,过于恋战的她选择回身释放减速王超的寒冰,解救自己的队友。察觉到这一意图,陈楚浩闪现挡在王超面前,用身体挡住金克斯的技能。

    意识到情形不妙的金克斯慌忙交出闪现逃离,王超的寒冰果断跟随闪现,光速awa三连爆炸输出,轻松取下金克斯一血。王超的寒冰w向前方的锥形范围射出的9支箭,方向刁钻古怪,将锤石也笼罩其中。王超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简单击杀金克斯而已,他的魔爪同样伸向孤身的锤石。此时锤石也难逃被击杀的厄运,w技能触发冰霜射击的减速效果令锤石在劫难逃,两下普攻漂亮取下“双杀”。

    王超嘚瑟地伴随着语音“double kill”,哼着小曲继续补着兵,忽地惨叫一声:“哎吆,我的炮车。”

    似乎这句就是个不吉利的暗语,瞬间将刚打完双buff的对面打野剑圣召唤了出来,剑圣提着利刃犹如死神降临,飞身冲向残血的下路两人组。王超的寒冰在陈楚浩奶妈的加持下血量倒还保持健康,但是奶妈是牺牲自己的血量帮队友回复的,她此时的血量只需剑圣普攻不足三下,即使奶妈现在吃着饼干回血,没有双招的她也很难逃脱。

    陈楚浩的奶妈傻了一般,站在草丛边不动,任由剑圣贴近。对面的剑圣终于露出了嗜血的獠牙,q以肉眼难以发觉的速度穿梭于战场间,瞬间贴身奶妈。奶妈被迫释放e,在自己脚下召唤出一个圆形结界。

    热血上头的剑圣没有意识到陈楚浩的残血奶妈只是个陷阱,王超不慌不忙放出解救,生命值的恢复的同时短暂的加速帮助奶妈与剑圣拉开了距离,奶妈跑进了身旁的草丛,丢失视野的剑圣无助地砍了下围攻自己的小兵。消散的结界转变成禁锢光圈困住垂死的剑圣,血量流水也似快速减少着。在禁锢消失的瞬间,剑圣迫于无奈交出入草丛去试图击杀奶妈,不料奶妈早就防备剑圣的这手,始终控制距离在剑圣普攻范围外,草丛中陷入的剑圣殒命当场。

    王超喜滋滋笑道:“双buff,哈哈,新鲜可口的双buff。这局分分钟钟carry,让他们尝尝我的无形飞箭吧。”

    不知收敛,四眼瘦猴得意忘形的样子还不知道接下来会被杀成怎样猪头呢。袁大头抱着双臂无聊地看着,不时打着呵欠,心中盘算着。

    没有双手飞舞操纵的绚丽,也没有键盘噼啪作响的节奏敲击,屏幕上更没有漫天光华的闪烁,给大头的感觉,这款游戏根本没法同单机游戏画面与操作相媲美,就连网游团战的惊心动魄也不复存在。袁大头心中默默吐槽着。

    回城更新完装备,在赶回兵线的路上,王超大叹蓝buff的浪费,大声炫耀道:“可惜了,没有杀人剑喽,不然我就彻底无解了,开启屠戮的盛宴。快,为爷指路。”王超的寒冰随着王超手指点动,一只猎鹰之灵傲然展翅,释放的猎鹰之灵犹如蓝色流星般划向敌方野区,并在飞行时为王超开辟出沿途的视野。

    猎鹰之灵扫过的尽头恰巧可以目睹复活的剑圣在与远古石甲虫大战正酣,傲然一笑说:“哟,buff搬运工在这!又被我看到了。”

    陈楚浩平时生活中脾气火爆,可进入游戏后异常的安静,似乎少了这个人的存在一般。给袁大头的感觉,丑秃肥和尚已进入了打坐入定模式。袁大头皱着眉盯着陈楚浩的屏幕,发现他不像四眼瘦猴那样的全神贯注操作,不时切换到队友的视角观察,频繁的视角切换转得袁大头头晕目眩。

    袁大头敲敲脑袋,大感意外,这么无聊的游戏自己竟然还感兴趣,有点儿不可思议。慢慢的转身,瞟了身旁的“死gay”(源于吴穷游戏的id加之对女生的冷漠,种种事情串联起来袁大头的“精明判定”)吴穷一眼,见他正打着呵欠,头轻微摇晃着一副将要睡着的样子。

    无聊的情形丝毫不比袁大头自己逊色。

    袁大头忽地阴阳怪气得笑了下,笑意却不达眼底,难掩一脸的嫌弃,对吴穷说道:“我们去打扫训练室去吧。”简单扫了吴穷一眼,便迅速移开了目光。袁大头似是连多看他一眼都嫌烦,看到他就想到了陈初好。

    吴穷抬眸,无神地注视了眼前的会议室一会儿,尽力从瞌睡中换回自己的清醒,而后点头表示同意。

    袁大头一怔,这死gay怎的如此好说话。抬头望去,就不期然地撞上一双黝黑的深瞳,不禁打了个战栗。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