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15.社团全员集合

时间:2018-07-14作者:笑扬

    有着些许秋意,晨曦之色淡去了校园的嚣杂,片片秋叶舞着轻缓的舞姿,回旋在校园小径上。

    不远处的足球场跑道上,稀稀落落,几处晨练跑步的学生。脚下,匆匆踏步而过,平稳的坚持,抖擞着双肩,抖落了散落在眸上嗜睡的星眼朦胧。

    朝阳初升,纵眼望去,万物在身影不断悄悄向前延伸,似乎追逐着什么?蔓到了d大西区62栋宿舍楼下。

    62栋425宿舍内。

    很静,此起彼伏的鼾声出奇的统一。

    这宿舍一天之内,也就是这个时间是安静祥和的。在这片少见安静的氛围中,一段不合时宜的闹铃声响了起来,显得多少有些突兀与扎耳。

    大头斜趴在床上,被这恼人烦心的铃声打扰了清梦,有种揍人的潜意识冲动。大头素来把这一行为定名之“杀伤性叫醒”,即用惊醒的方式,让人立即回复意识。他向来对打扰他人美梦的行为深恶痛绝,哪怕是老师亦不能免。为了证明课堂上被老师强行叫起的行为是老师的不对,大头罕见地去拜访了趟图书馆,借了本名为《叫醒的艺术》,对这本书内容大加赞赏。

    根据大头复述书上的内容,大体说,睡眠是由潜意识负责的,睡着时它非常活跃,会接收大量的外界信号,并保留下来,制作成梦境,如果在此时,被“粗暴”的惊醒,潜意识就会戛然而止,它还没来得及叫意识来接班,就仓皇逃离,这个时候“惊吓”的记忆和感受,会很容易进入潜意识之中,形成深层的惊悚,导致神经系统的紊乱,小则令人起床后迷迷糊糊,把鞋油当牙膏……大则一天浑浑噩噩,头脑不清……人在睡眠中时,对环境的安全感要求非常高,“杀伤性的叫醒”往往会剥夺这种安全感,潜意识在检查环境时,就觉得不安全,于是人在极度不安、恐慌、焦虑的环境中醒来,就会出现一些防御行为,比如攻击叫醒人,冷漠麻木,或者情绪崩溃。

    上面内容大可不必看,一言以蔽之,你吵醒我,我揍你,错在你不在我。

    每到课堂上,大头都会把书翻到“杀伤性叫醒”介绍那页后,就会放心地埋头大睡。

    “哎,你们三个!是哪个笨蛋定的闹铃。”大头想努力睁开眼,昨晚的宿醉,让他的头还是异常沉重。勉强地挣扎睁开了眼,刺眼的阳光,大头很不习惯,下意识地又闭上眼。

    宿舍的另外三个人,一个个早就被吵醒了,都在等待识趣的早些关掉闹铃,唯恐吵醒了大头,结果还是被大头发觉了,后果有些不妙。

    “啊?”大头猛地坐起身,想瞪眼表示自己的不满,可还未睁开的眼睛配上他佯装凶狠的表情,有些滑稽,“吵!吵!!吵!!!叫魂啊!”说完,拿起自己的手机关掉闹钟,哈哈地干笑两声,再次栽倒在床上。

    另外三个舍友长出了口气,翻了下身,接着准备睡觉。

    时间,缓缓,过了不到一分钟。

    “啊!”大头一个咕噜翻身坐起,双手胡乱在脸上抹了几下,企图彻底唤醒自己。不断埋怨着自己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报个屁的英雄联盟社团,觉都没法睡,那个该死的丑秃肥和尚非得要求去参加社团早会。

    此时袁大头的怨恨全在初好冒牌哥哥的身上了,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含着阴森森笑容的陈楚浩,化身为方丈正在撞少林寺庙的晨钟,大头和一群没有面貌的社团和尚群,被他狂骂着的场景。

    大头脸都绿了,不由冷冷地战栗了下身子。

    下床,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袁大头逃也似地匆匆跑出宿舍。

    宿舍余人长长出了口气,终于可以再次认真睡个懒觉了。不过不约而同地想到,大头能起得这么早,吃错药了?

    时间不长,425宿舍门外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门被急促地敲着:“肖方,快点开下门!”

    听到袁大头拼命大叫的声音,肖方脸部的肌肉不禁抽动了几下。果不其然,袁大头从来都是没带钥匙的习惯,对袁大头这一行径,他们三人由抗议而无奈而麻木。

    答应一声,在袁大头催促声中,肖方磨磨蹭蹭打开了宿舍门。

    袁大头像是大赦的犯人,大步流星冲进宿舍,拿起桌上的书包一扬手,算是给自己打扰的舍友们陪个不是。急归急,大头还是老老实实地轻轻把门带上,看来他对自己已犯众怒的处境还是很了解的。

    肖方叹了口气,对这位舍友他也懒得再多加评语,打着哈欠,慢吞吞爬着上床的梯子。刚刚爬到一半,脸上又突然蒙上一层阴影。因为他,分明又听到了袁大头的声音和脚步声在楼道中响动。

    “肖方,我忘记带手机了。你能开下门吗?”门外的袁大头忐忑问着。

    “敬雨,你有完没完啊!”

    “欸?最后一次了,哈哈……”大头尴尬应着。

    …………………………………………

    d大社团公用会议室内,环形跑道式的长桌四周稀稀落落坐着几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一个极短寸头的魁梧高年级学生不时低头看下手机上的时间,明显有些不耐烦了。社团新学期的首次开会竟被这般无视纪律,任谁也高兴不起来。

    “老大,你确定吴穷和袁敬雨会来?莫不是他们闹着玩的吧?”李启铭皱着眉试探性地问道,有些害怕激怒陈楚浩,但还是说出口。

    身旁的杜奕宇不满地瞪了眼李启铭,你这行为摆明就就是火上浇油嘛!

    陈楚浩怒哼了一声,袁敬雨好歹回了自己的短信,而那个可恶的吴穷竟然理都没理自己,他又怎么会知道现在的这一幕是不是袁敬雨那混小子的恶作剧,人家吴穷可能压根都不知道自己报名社团的事情。

    “敢欺骗我的话,决计饶不了你,袁敬雨。”陈楚浩在心里恨恨地咆哮着,“那么,我们开……”

    虚掩的会议室门外一阵嘈杂。

    “吴穷你小子慢着,让我先进去。”

    “吴穷你莫不是聋了?不说话是吧,给我滚开。”

    “嘭!”会议室的门被人猛地撞开,袁敬雨当先一人跌跌撞撞冲了进来,一边大喘粗气一边得意地瞅着身后。不管是多么小的事情,就算只不过是进入会议室的时间先后,他也不想输给大头定义为臭屁的吴穷。只要袁大头一想到他那佯装冷酷的欠揍样子,以及永远从一百八十公分高的地方往下看漠视一切的骄傲表情,心中就一万个不爽。

    几秒的时间,紧随其后的吴穷斜背着背包,慢悠悠走进会议室。

    看到吴穷的身影,会议室的每个人都暗自松了口气。当然,除去两位,一位是袁大头,另一位,正在睡觉。

    袁大头视角转了一转,率先感受到陈楚浩不善的气场,指着吴穷大声告状道:“大哥,这小子迟到了,竟然还不紧不慢的。”企图把程楚浩的怒火全引到吴穷身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