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81.要打第三局?

时间:2018-08-15作者:笑扬

    大龙得手的时候,在场的解说喊得比谁都声音大,在他的认知里,拿到大龙等于拿到了胜利。

    王之兮却埋下了对社团队的深深的担忧,拿到大龙还推不下高地的话,社团队的成员就会更进一步了解到这局比赛的艰难程度,就像重锤敲心,心志不坚的队员就会心灰意冷。

    对于这局比赛像极了拳击比赛弱者对强者发起的挑战,拳击初学者对进攻时机的理解一般是当对手出现防守空当时,比如对方掉前手,对方出拳后由于动作幅度过大失去身体重心,你格挡或拍击掉对方的来拳造成其身体出现空当时。放在英雄联盟的比赛里,是在讲对对手防卫薄弱的地方攻其不备。可是对上诸如秦殊这样的对手,这些则行不通,要讲求自己创造时机,否则自己进攻的强度永远赶不上对手变阵的速度。

    王之兮紧紧盯着获得大龙b的社团队众人的选择,一味地冒进可是会让他们自己付出代价的。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奎因能被大多数用于上单就是因为她的手太短,在高地战的时候点塔比较危险,更是雪上加霜的是高地上有沙皇镇守。

    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之兮,看你样子似乎很担心b的队伍啊。”第五伐柯不动生声色地问道,他很少见王之兮这样关心过一个队伍,即使是他们大校队,王之兮的上心时间也只是限于在比赛中,赛后的分析他又会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不是担心。”王之兮想了下说道:“我是在想要是我们会怎么赢。”

    “哦,那你们会怎么赢呢?”秦以太好奇地凑过身去,挪动着凳子。

    “干嘛告诉他,王闷葫芦,你不要说。”司马偏陌一脸的坏笑。

    “司马,你这人啊,做人可不能这样。都是朋友了还是这么斤斤计较,下次见面我们放些水了,我来安排,让苏至少来几次下路。”秦以太玩味地表情说道。

    提到苏至,司马偏陌头痛至极,苏至这家伙除去在游戏里的抓人令他很烦心外,现实中也不是个好惹的人。

    “你要叫他司马偏陌,怎么就是不改。”诸葛正我不满地说道。

    又是这个话题!王之兮很嫌烦地忙说道:“在我看来呢,前期阵容对上后期阵容,本来在后期阵容获得优势的时候已注定死局。可是无心插柳之举的选人给这个局势有了盘活的机会,成也奎因败也奎因,就看他的表现了。”

    “被你说的云里雾里的。”司马偏陌嘟囔道。

    “喂,王之兮,我仔细想了下,要不你来我们队当外援吧。”秦以太若无其事地说道,他好像有些明白王之兮的意思了。

    “你这是在公然挖人。”第五伐柯皱眉说道。

    “我拒绝。”王之兮想也不想地答道:“还得向全国高校联赛官方提交转会材料,有些麻烦。”

    大校队众人晕,感情是这个嫌麻烦的理由啊。

    游戏时间24分37秒。

    带着大龙b的蓝色方高歌猛进,小兵在大龙b的加持下,抵抗防御塔伤害的能力高上不少。

    在秦殊的安排下,为了将丢失大龙b的损失降到最小,紫色方全员撤退到高地上,等待着蓝色方即将发起的高地争夺战,在高地外的防卫战可能会给到对面机会。

    在蓝色方推上路外塔的时候,紫色方的防御队员触之则溃,简单做了象征性的应对就直接放弃了抵抗。退避三舍,以诱敌深入的计谋给了蓝色方可以势如破竹一路拿下的错误认知。

    场外的秦以太带着笑意看着秦殊的布局,秦殊这样做无非是叫对面错误选择在大龙b持续时间强行进攻上路高地。这是秦殊精心布的局,也是整个比赛让大校队真正走上胜利的关键一役。

    社团队的贪心较大,他们想要的可不单纯是一路高地,而是希望两路皆破,中上齐齐推进。在将紫色方的上路二塔摧毁的时候,王超的奎因带着自己的专属辅助布隆,藏在紫色方的上半部分野区,给了对面一种即将转战中路的错觉。

    秦殊见到对面的奎因和布隆消失在视野里,心中有些好笑,假戏要做全,你带着不能稳定开先手的辅助布隆外走,怎么可能骗过我。

    秦殊发现的纰漏其实不能太怪社团队,按照王超的意思是要求牛头跟他藏在野区,但是袁大头想到要和吴穷这个狐狸两个人待在线上辅助他,自是坚决反对,一定要和王超藏在野区。

    在紫色方预防对面的突然变卦,派驻射手维鲁斯在中路一露面的时机。陈楚浩的牛头闪现踏上敌方高地,技能二连,直接瞄准秦殊的沙皇。

    沙皇身在空中,心中百感交集,他的走位确实存在着一些不小心,分神关注大局走势让他对细节操作的把握难以完美。马修的慎直接大招加护盾在沙皇身上,黄毛的船长大招瞬间支援到上路的战场上。

    远在中路偏上的丁一泽的奥恩超远距离开启大招,羊型熔岩巨兽踏着紫色方众人出现在战场上,他的二段大招有着瞬间改变战场的作用,这一点双方都是一清二楚。

    沙皇被控自然躲不掉斯维因的技能,二段回拉让沙皇距蓝色方众人的身位近了些。袁大头没有考虑到吴穷的技能回拉,看着沙皇被牛头顶起,心道这还能打空。抓准时机,对着沙皇原来的位置就是一记大招,寒冰裂谷撕裂而去,在吴穷的斯维因帮助下避开了袁大头本想必中的大招。

    袁大头混乱中也没看清自己的技能打中没打中沙皇,只觉自己的技能在这场景中着实壮观。

    司马偏陌细看之下,才长舒一口气:“这样的中野配合才是我们收集的情报该有的样子嘛。原先的默契配合绝对只是巧合,短时间改变我还真不相信。”

    诸葛正我咦道:“你好像对他们中野很关注,司马偏陌,你别搞错了,你在下路,并是不他们绝大多数都会换路的,你要关注的点貌似搞错了。”

    司马偏陌神神秘秘地趴在诸葛正我耳边悄声说:“呵呵,我是害怕他们中野配合太好,抢了我和在下路对决的风采。”

    诸葛正我一扭头,陡然见到秦以太伸着头,贴近了想偷听,不悦道:“秦队,您好歹是一队之长,作为大一新生的时候去偷听人家的战术也就算了,怎么如今成为队长了还会这么做,您都快引退的人了,能不能给后辈留下些好的印象。”

    秦以太回头朝四周张望了一会,笑道:“我的队友都不在这,不碍事,不碍事的。”

    第五伐柯正色道:“秦队,你别装作没看到好吧,你的队友都坐在离我们这不远的地方,摆明了害怕你出糗丢脸,离得你很远,免得跟你扯上关系。”

    在大校队好远的地方一排凳子上坐着四个人,好像感应到什么似的,齐刷刷把头埋了下去。

    “这群臭小子,要来也不通知我下,看来就是苏至老实些,剩下的都是一群滑头。”秦以太怒道。

    赛场上,袁大头的布隆大招放空,结束被控制状态的沙皇有了操作的空间,直接一记大招,一排禁军组成的人墙应征而出,手持长矛向前冲锋,撞退被恶魔附体状态的斯维因,避免他打出爆炸伤害。而后技能连招,一段漂移成功避开姗姗来迟的羊型巨兽。

    至此,蓝色方的控制技能大半已经打空,到了紫色方反攻的时刻了。

    纪伯文手中的大招迟迟不出手,他就是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在斯维因被推出场的时候,战场上就是牛头冲锋在前,在有大招的减伤效果下还算是能够抗伤害,但在大招持续时间结束的那刻就是他的死期。

    大招,极冰套索泛着寒光砸在了想要退场的牛头身上,牛头身上立马被冰块冻住。赶到的维鲁斯见面就是一记大招,让败局隐显的社团队几乎变成败局已定的状况,蔓延的**锁链缠向蓝色方的其他四人。

    “快退,你们别管我。”陈楚浩在耳机里喊道。

    为时已晚。

    在战场布下众多火药桶的船长,技能引爆火药桶,三连桶的爆炸(群体性)伤害直接将敌方众人的血线打到极低。

    一丝血的牛头的人头被猪妹的小技能带走。

    袁大头的布隆见事不秒,掉头就跑,但是紫色方的辅助慎还留有一手控制技能,技能,慎穿过布隆的身体。袁大头玩命敲击鼠标,操控布隆出塔,手中的布隆却失了控制,回头自顾自地走向慎,被追击而上的紫色方众人击杀,人头被沙皇轻松取下。

    社团队的两个辅助已阵亡,余下人不敢继续恋战,鸣金收兵逃回自己一方,狼狈的三人选择回城补给状态。

    整个团战开战前的计谋铺垫很多,打起来结束得却很快,紫色方以无人阵亡的代价破了蓝色方试图攻上高地的企图。

    “正如王闷葫芦所说,很难赢了。”司马偏陌看完团战叹口气,说道。他所相中的“璞玉”,的奎因没有上前输出的机会,纪伯文的猪妹大招迟迟不放,等的就是奎因的上前点人。

    “败局已定,准备第三局了要,哎,浪费时间。”诸葛正我双手抱着头伸了下腰,打着哈欠。

    “要打第三局?陈楚浩的队伍打满b3的话,赢面很低。”秦以太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说道。

    “嗯,不能打第三局。”王之兮低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