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英雄联盟之重击 075.中路辅助的小心思

时间:2018-08-10作者:笑扬

    “什么意思?”诸葛正我不解地问。小说网..

    “就是,王闷葫芦你怎么不嫌卖关子麻烦了。”司马偏陌跟问。

    王之兮懒得理会诸葛与司马两人,继续道:“社团队要想上高地会很难,奎因作为射手的话手有点短,再加上面对守塔的阿兹尔,要想成功攻上高地难度堪比登天。”

    秦以太一贯开朗笑容,说道:“这也倒未必,现在的游戏可不同以前几个版本,拿到大龙b可就不一样了,‘四一分推’轻轻松松。”

    王之兮说道:“秦队,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就没有好好看白子阳队的阵容。秦殊要的就是对面采取‘四一分推’的策略,上单船长的大招可以支援‘四’,而辅助慎的大招可以支援‘一’,‘四一分推’无论那一路都会陷入劣势,只要被强开,就是局势逆转的时候。”

    看王之兮回答的干脆利索,诸葛正我好奇地多瞧了他两眼,嘀咕道:“看样子王闷葫芦心中早就知道姓秦的策略吧?”

    秦以太眼睛稍微瞪大一点,笑道:“哈哈,果然不亏是我们赛区的b大才,在禁选环节就能想那么远,说真的还是有些羡慕有你和秦殊的队伍呢。”

    第五伐柯悠悠地冷道:“有些事情呢,是羡慕不来的。”

    “哦”地一声,秦以太眯起眼瞧着第五伐柯道:“是嘛?不过那可未必哟。你想一下,现在的局势是陈楚浩的队伍先下一局,只要他们再接再厉,再下一城,秦殊的队伍就要被淘汰掉了。”说到这,秦以太的脸上却露出得意的笑容。

    第五伐柯不禁问道:“这跟你有啥关系?”

    “不,是有关系的。”回答的人不是秦以太而是王之兮。

    “那你说说,跟我们有啥关系呢?”秦以太饶有兴趣地看着王之兮,跟聪明人说话整个心情都会好起来。

    “那不是明摆的事情嘛。..高校联盟规定凡以学校资格参赛的选手报名入高校联赛的官方处后,不得再代表他校参赛。换言之,秦殊的队伍失败后就丧失了代表大校队的资格,会变成自由人的身份,那样就可被他校当外援请走。”王之兮缓缓道。

    诸葛正我笑道:“王闷葫芦你又一次性说了好多话,不过你说得在理,这应该是这么多学校来这里看比赛的原因。只要在的队被淘汰了,可以捡漏请到自己队当外援。”

    司马偏陌习惯性接口道:“说来好笑,在场绝大多数对希望陈楚浩的队被淘汰,秦队却是少有的期盼白子阳队被淘汰掉的人。”

    游戏比赛内的时间,分秒。

    连续两局下来,中单秦殊玩得都不太顺心,作为沙皇以手长推线见长,但是面对鸟人奎因和布隆这两个恶心的组合可让秦殊郁闷到家。这也许是史上最憋屈的沙皇,只能在自己家塔下老老实实等待着兵线进塔。

    防御塔下走进两拨兵,这很是考验秦殊的补兵基本功,每个近战兵需要沙皇平两下,秦殊很耐心地补着塔下的小兵。

    细节性的补刀引来解说的连声赞叹,补刀美如画。

    紫色方打野位纪伯文刷完自己家上半野区的野怪资源后,顺势包抄上路。第一次因视野的缘故而放弃,这一次他很谨慎地贴着墙壁边缘靠近上路。

    上路的两个人正打得难解难分,频繁地换血,都将对方的血量打到了一半以下,只是丁一泽的奥恩比起黄毛的船长技能更容易命中一些,血量稍微占了点上风。

    纪伯文瞅准时机,在上路河道边的草丛里钻了出来。站在兵线旁的奥恩看到猪妹出现的一瞬间已知不秒。

    猪妹不给丁一泽丝毫的反应时间,技能,在瑟庄妮冲锋的动作快要结束的时候,脚下金光一闪,直接闪现撞到奥恩身上。

    奥恩被猪妹撞了起来,被击飞的奥恩本来可以吃满黄毛船长的二连桶,怎奈上一波对拼后技能还没冷却好,只能走过去对猪妹挥刀进行普攻。

    猪妹逃生欲下,闪现向河道方向逃窜。紫色方两人刚想继续追击,就见对方气势汹汹杀来两个人,奎因带着自己的辅助布隆赶来。

    动辄两个人的出动,还是让以抓人找节奏的纪伯文头痛不已。

    另类的野辅游走。

    纪伯文眼里都出现了些血丝,又一次被中路闲不住的二人组把自己的给化解掉了,在打野方面纪伯文还是毫无建树,很是不甘心地选择回城。

    相比纪伯文,王超的奎因本身就不需要抓人找节奏,他需要做的只是简单地清掉中路兵后去野区刷野怪,然后再回中路清兵,如此往复。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给他安排的辅助袁大头太不听话,一点辅助该有的素养都没有,袁大头总是费尽心思地想方设法抢兵抢野怪,王超目前阶段最大的敌人非袁大头莫属。

    时间的推移,时间来到分秒,还未爆发任何人员死亡的战役。

    王超隔着话筒对下路说道:“吴穷,对面的红b要刷新了,我不求你们能支援到,希望你们别让对面的辅助慎下来搅局。”

    “喂,慎不是上单,他还没到六级,怎么去搅局。”陈楚浩说道。

    “哈哈,也是哈,我是要考虑周全的。”王超边说边领着袁大头往对面红b野区里走。走到一半,王超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竟然是孤身一人深入敌境。

    “大头哥,你人呢?”王超问。

    “切~你小子看不看小地图的?兵线要进塔了,不清掉岂不白白浪费了。”袁大头答。

    “大头哥,你说,你是不是只是想把这些兵据为己有,害怕我拿了红b回来后,你一个兵也拿不到。”王超嗤笑。

    “什么,我的耳机被下路两个人吵得听不清楚。”袁大头找个借口去回避王超的话题。

    此时双方的下路开启了一波激烈的交锋,在吴穷的指挥下,借着兵线的优势,br的牛头开着技能冲向对面的辅助慎,这个技能可以让牛头无视单位碰撞体积,直接从兵堆里靠近慎,同时这个技能每段践踏在至少伤害到一名敌方英雄时会为牛头提供一层践踏效果,在层践踏效果时,他的下次对敌方英雄发起的普攻会产生晕眩效果,是个有着延迟的控制技能。

    眼见对面牛头的践踏效果就要到达层,慎一记技能,拉开与牛头的距离。牛头闪现再度贴近慎的身边,层的践踏效果敲晕慎,然后开启技能,锤击地面震飞慎,紧接着用技能,用角将身在半空的慎撞退回蓝色方的一侧。

    秦以太一脸难以置信,说道:“这陈楚浩从大一夏季赛后再也未曾登上过全国高校联赛,看来是有原因的,从这次的操作来看,退步好大呀。”

    “你是说他的瞄准目标错选到了对面的辅助慎?”第五伐柯扭头对身后的秦以太说道。

    “错选,嗯,这个词用得好。哎~同样是辅助身份做队长,看来好点的队就是好点的队,对于每一次的交战都会找到合适的攻击目标。”秦以太以一副强队的视角点评着两个队。

    “什么叫‘好点的队’,你们强过我们队很多吗?”诸葛正我满脸不高兴道。

    大在校队和社团队分家后彻底没落下来,大校队与大校队成为的武汉地区唯二的两所超级强队。双方同处一个城市也是有缘,每次华南赛区的四分之一决赛都会相遇,为了争夺进入决赛的资格,两个队历年来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对战,因此两队表面和气,内在却是互看不顺眼。

    “还有,我要提醒你的一点是,我们两队历史上的交战记录可没有明显的胜负偏向。”司马偏陌斜瞧着秦以太。

    秦以太双臂抱在胸前,笑道:“上一次的全国高校联赛很可惜,没能碰到你们队,不过呢,进入决赛的是我们,你们已经连续两次无缘决赛了,真要是只有两个名额,你们都进不了小组赛。”

    这两个队见面必互呛,真的早有耳闻,果然属实,坐在前排的朱格致捂着脸,当做没听到,他可不敢加入到这两个超级强队的争吵里。

    “我们无缘?你别忘了,你进入决赛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大校队淘汰,和我们败于大校队有什么区别。”第五伐柯一脸虚伪的笑意。

    “区别不是挺大的嘛,我们是亚军,你们是季军还是殿军来着,有些没记清楚,麻烦您告诉我。”秦以太不甘示弱的说道。

    “哎呀,一个季军就这么沾沾自喜,看来你们大校队真是没得救了。你想下,五年内华南赛区的冠军可曾出现过你们队的名字,我给你们数一下哈,大校队两次,大校队一次,大校队一次。哦,对了,这加起来只有四次,剩下的那个夺冠的队伍并不是你们校队,而是我大。”第五伐柯揶揄道。

    “那再往前数一年呢?”秦以太黑着脸问。

    “那谁知道。”第五伐柯拒绝得干净利落。

    “是我们好吧。”秦以太被像是个得了满分向周围人炫耀的孩子。

    “你没记错?”第五伐柯装作不知道。

    “怎么可能记错!”秦以太说

    “我得查一下,否则不承认。”第五伐柯扭回头,争论占据上风后他不想给对面留下反扑的机会。

    秦以太被第五伐柯惹得有些生气,掏出手机划着屏幕查找着,半晌拿着手机对第五伐柯道:“你看,这不是嘛。”

    “看比赛啦,以前的比赛还记他做什么,好汉不提当年勇。”第五伐柯心道:快点结束吧,争论输了还不被队友的唾沫给埋了。

    “你~”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