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第1098章:岳丈身份

时间:2018-07-13作者:大斋

    在微信搜索  或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便可以找到本网站

    听他语气如此郑重,我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师父有话尽管问,徒儿绝不敢有任何隐瞒。请百度搜索(品書網)看最全!!”

    白泽道:“冥王体内,是否有两个魂魄?”

    我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的。”

    因为事情牵扯到阿离的身世,所以这些年来,我从不曾对外人提起。

    不过今日师父既然问了,我岂有隐瞒的道理?他老人家也不是外人,于是我便将青岚之事同他说了。

    白泽听完之后,微微颔首道:“原来如此。”

    我很紧张,“师父突然间问这个做什么?”

    白泽道:“在虚空之,冥王虽然因为诅咒做出了匪夷所思之事,但另一方面的也因为内心杀戮作祟,据我所知,他并不是一个性情残暴的人,按理来说,算是了诅咒,也不会如此凶残狠毒,所以才为此感到疑惑。你方才一说,我才明白其的原由。”

    我内心纠结了一会儿,小心翼翼道:“关于这件事,我也一直有疑虑,早在数月前,阿离陷入昏迷之时,青岚之魂开始蠢蠢欲动。尽管阿离事后解释说两个魂魄已经合二为一,但我却始终无法安心。”

    白泽道:“一山不容二虎,更何况是一个身体里面居住着两个魂魄,一强一弱必有压制臣服,此事不处理,迟早是个隐患。不过你也无需太过担心,冥王是个敏锐果敢的人,察觉到自身被威胁后,应该会做出正确的决断。”

    我轻声叹了一口气,“但愿如此吧!”

    师父问完这件事后,便行行离开九狱。

    不久之后,阿离也在苏决陪同之下来走了出来。

    苏决这会儿精力已经恢复了,只是神情看起来仍夹带着忐忑。

    次酒楼一别,苏决将阿离误当成了左思好一番嘲讽,末了还说阿离在感情心胸狭窄毫无度量,自那以后便总是以身体不适的原由呆在家。

    这次倘若不是因为诅咒之事,他怕还是不肯出门。

    阿离道:“这些天来,你一直在告假,不知道这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

    苏决连忙道:“已经恢复好了,明日回朝。”

    阿离淡淡瞥了他一眼,“那便好,省得我再找人顶你的空缺。”

    苏决听得冷汗涔涔,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

    阿离带着我回冥宫,原本已经消除了诅咒,按理说应该心情愉快才对,但是这会儿大家却各怀心事,一路走来无话。

    他虽然没有开口,但我能大致猜得出来,他在想什么。

    虚空之的见闻,以及我后来的反应,想必让他感到不愉快了。

    我承认自己最初看到那一幕时,确实有些动摇,但却觉得是人之常情。

    毕竟在那样的情况下目睹亲友全都逝去,我连自己的眼睛都不相信,更别提怀疑其他了。

    行至无人处,他突然握紧了我的手,“小鱼儿……”

    我惊讶的看着他,“嗯?”

    原本以为他会质问什么,但却没有,他只是微微冲我笑了下。

    我的心瞬间柔软起来,反而感到不好意思,结结巴巴道:“对不起啊,虚空之,我当时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了,所以才……”

    他说:“关键的时候能够分辨出真相,我已经很高兴了。”

    我对他耸了耸鼻子,“现在,这世界应该没有谁我更熟悉你了吧?”

    “嗯。”他轻轻应一声,将我揽在怀。

    自此异样的气氛总算是彻底消散了,正当两人深情凝视对方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声清晰有力的咳嗽声!

    我震惊回头,发现赤渊竟然站在不远处,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们。

    我愣了下,连忙从阿离怀挣脱出来,两人保持适当距离,有些尴尬的同他招呼道:“爸爸,您怎么在这里?是在等我吗?”

    “不,”赤渊冷声道:“我有些事,想要同他商议。”

    在阿离面前,他真是将岳丈的身份真是发挥到了极致,遇事指手画脚毫不客气。

    庆幸的是阿离并不介意,即便他说难听话,也是笑笑作罢,权当没听见。

    虽然看去毫不在意,但是我猜测他心里应该很委屈吧?所以看阿离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同情。

    阿离同我道:“我同叔父聊几句,你先回去吧。”

    这画面我留下来也是徒增尴尬,于是便硬头皮离开。

    在妈妈那里呆了很久,赤渊方才回来,脸色起初见时,似乎缓和了不少。

    我见状便试探道:“爸爸,你同阿离都说了什么啊?”

    赤渊道:“能说什么,还不是关于你们大婚的事,我们也是有名有姓的人家,到了你出嫁那天,总不能一家子都住在他这宫里头吧,成什么样子!”

    我问:“不住这里,那我们住哪儿?”

    赤渊道:“那小子已经把云居收拾出来了,以后我和你妈回幽都看你,也算是有个落脚处。”

    我有些惊讶,“云居?那可是幽都城最好的府邸了,清净雅致,伏波宫还要好!”

    赤渊冷哼道:“算那小子还有点良心……”

    妈妈在旁边道:“在现世也罢了,到了别人的地盘,你怎么还张口那小子闭口那小子?”

    赤渊不服气,弱弱辩驳道:“我好歹也是个长辈,喊他那小子怎么了?他不乐意听,我还不乐意把闺女嫁给他呢!”

    妈妈斜了他一眼,赤渊方才不语了。

    次日清晨一大早,便有侍者赶马车过来,带我们前往云居。

    我很好,“要带什么东西吗?”

    侍者笑道:“除了人,什么都不必带,所有东西大人都提前布置好了,包你们满意!”

    这侍者名字类同一味药,名为南烛,看去年纪不大,生得一双笑眼,肤色白净一幅好脾气的模样,但说起话来伶牙俐齿条理分明,载着我们便将马车赶出了冥宫。

    前往云居的路,马车需要经过一座石桥,这座桥是数千年的古桥,虽然桥面狭窄但是风景极好,所以时常修修补补,沿用至今。

    马车刚跳石桥,对面竟也来了一辆马车,高头大马耀武扬威的,双方互不相让,很快便在桥间碰了面。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s:百度搜索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