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第1037章:孤男寡女

时间:2018-07-13作者:大斋

    在微信搜索  或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便可以找到本网站

    等了会儿,看到孩子神色恢复了一些,我方才让公主将他背到不远处的大树下。

    而我则挟持着月渐寒停留在原地,公主将人放下后,便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说:“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吧?”

    我心里打定了主意,在放开月渐寒之前,势必要让他失去行动能力。

    虽然这一路,他都没有任何挣扎反抗,可是在宫里抓人的时候,他身手却是不差的,所以我始终担心这里面有诈。

    想到这儿,我便悄悄抬起了手臂,然而在要落下去时,远方突然飘过来一个黑影,像只体形矫健的狸猫,嗖的一声便将树下的孩子抱起来跑了,眨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凤华公主连忙摆手,“不是我派的人,跟我们没关系!”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方才确定她说的是真话。

    因为来人的方向并不是皇宫,而是与其相反的城郊外。

    而且对方用的姿势是抱,而不是很随意的背,虽然离的远,但却能看出来,动作很小心,似乎并没有带什么恶意?

    这个夜晚简直乱七八糟的,所有发生的事都超出了预想,事已至此,我也没有再伤害月渐寒的必要了。还是尽快离开,同阿离会合吧!

    月渐寒转过脸,笑眯眯的看着我,“怎么,舍不得放我么?”

    我皱眉,才要抬起手给他些许教训,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般!双脚也像长了根一样,立在原地动弹不得!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瞬间僵住,而月渐寒脸的笑容,则是愈发深了。

    凤华公主还没有察觉事情变化,依旧满心疑虑道:“你为什么还不放人?难道还有什么其他要求?说出来我通通满足你!”

    这件事显然是月渐寒搞的鬼,只是方才我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孩子身,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动的手脚。

    尽管我已经不能动,然而月渐寒却未流露出任何异样来,而是同凤华公主道:“公主,您先回宫吧。”

    凤华公主一愣,“什么意思?”

    月渐寒道:“这是我的老朋友,因为之间曾经有些误会,所以才变成这样。我想同她解释一下,该把问题弄清楚了,再回宫见您。”

    老朋友?我定在那里,心登时泛起一股疑惑。

    这家伙,该不会是已经知道我的真实身份了吧?

    应该不会吧,我这趟来巫咸国,为了隐蔽,刻意没有携带常用的武器青花伞,脸也用阶绿草改变了五官,他又是如何知晓的?

    可若说是不知道,这一路,他的笑容和反应确实有些古怪!

    凤华公主愣了会儿,反复打量我们两个,半信半疑的询问月渐寒,“月月,你说的可是真的?”

    月渐寒气镇神闲道:“我何时骗过你?乖,先回去,洗干净在宫里等我。”

    凤华公主听完以后,顿时羞红了脸,瞪他一眼娇嗔道:“你这人真是没个正经,这个时候了,还在开玩笑!我看这女人凶得很,未必会同你好好说话,倘若是她一个不高兴,你岂不是要危险?”

    月渐寒道却将脸转过来,看着我道:“你告诉她,你会不会伤害我?”

    说到这里,他手指轻轻轻轻动了下。

    那一瞬间,我身体紧绷的弦仿佛松懈了下来,脸表情能控制自如,然而手脚却依然不能动。

    我抿了下嘴唇,这家伙摆明了是想支开凤华公主,我现在受制于人,索性顺从他的意思好了,待会也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用顾及那么多。

    “放心吧,我只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而已,我们两个之间确实存在一些误会,等解开了,我会放他回去。”我说。

    凤华公主脸露出犹豫之时,月渐寒微微皱眉,脸露出不悦来。

    他语气略凶,“你莫非忘记了曾经跟我说过的话,从今以后大事小事都要听从我,如果想要毁约,今天让这位朋友带我出巫咸国,再也不回来了!”

    凤华公主听到这里,连忙道:“不要!你别生气,我这离开!”

    说罢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走了。

    且不说这位公主为人如何,对他这份心意倒是发自肺腑的。

    待她消失在夜色之后,月渐寒捏着匕首锋刃,将其悄悄从自己脖子推开,月光下反复的打量我。

    我冷声道:“你看什么?”

    他笑笑,“我看你现在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听他说完这句话,我心里便已确定了八成。

    “你知道我是谁?”我明知故问道。

    “当然,”他突然凑近,嘴唇几乎要贴我的鼻尖,缓缓吐气道:“小鱼儿,别说你只是改变了五官,是化成灰,我也照样认得出。”

    我手臂的鸡皮疙瘩瞬间全立了起来,“你想做什么?”

    月渐寒伸出手指,沾了下颈间的血,然后又将其递到嘴边舔食。

    沙白月光下,他的嘴唇也沾染了一抹红腥,看起来仿佛一只刚从九狱脱身的恶鬼!

    不可否认他长得很好看,但是他身那种诡异又特的邪气,却是独树一帜的。

    片刻后,他又从袖掏出雪白的手帕,将手和颈部都轻轻擦了擦,然后将其丢在草丛里,这才回应我的话,“我想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我皱眉,“不清楚。”

    他伸出手,拇指捏住我下巴,微微用力,“深更半夜,孤男寡女,你说我想做什么?”

    我对他那双野兽初醒般的眼睛,方才明白过来,“滚开,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手指头,我……”

    “你怎样?”他饶有兴趣的接话问。

    我想了想,却是将要脱口的狠话又吞咽了回去。

    这家伙不要脸皮,也无畏生死,简直是刀枪不入,于他而言,什么威胁都是白搭,说不定还会更加刺激他干出疯狂的事来。

    看到我抿唇不语,他便笑了起来,“司空岛和九狱我都经历过了,这世间还有什么事能让我畏惧的吗?”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s:百度搜索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