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妖鬼横行,冥王我不嫁 第805章:男女之事

时间:2018-07-13作者:大斋

    隔的有些远,所以我看不清他脸究竟什么表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能够清晰地看到方才窗户这边发生的所有事情!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突然变得手足无措起来,慌张关掉窗户后,侧身靠在墙壁,感觉整个人像被冰水泼过一样,从头凉到了脚。

    阿离方才的行为,果然是故意的!

    他不动声色的给我布了个舞台,而我像个懵懂的演员,卖力又笨拙的表现着,却浑然不知此刻的行为,在别人的眼像个滑稽的小丑!

    我很难体会方才他出于什么心理诱惑我做这一切,更想不出此刻段策会是什么样的心理!

    真心喜欢一个人没什么过错,但是拒绝对方后,再故意到他对面去秀恩爱,这太残忍了!

    等阿离回来的时候,我的手指还在轻轻发抖。

    他走过来伸出手臂,却被我避开了。他一向聪明,看到我这般反应,没有任何言语,便在顷刻间便悟出了原因。

    他不再靠近我,而是伸手把窗户打开,很是满意道:“总算是走了。”

    因为他的话,我的手臂瞬间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冷声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将窗户合,目光沉静的望着我,“我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尤其是女人。这种警告已经很温和了,我不认为有什么错。”

    说到这里,他盯住了我的眼睛,眉毛微微皱起,“你方才哭了,是为了段策吗?”

    我下意识辩驳,“不是!”

    他却干脆直白地揭穿我,“你撒谎。”

    我知道他本性一直都不像表面展示出来的那么温和,但是像现在这般尖锐,又具有攻击性的时刻,却也不多见!

    并不经常接触他这面性格的我,此刻背竟有种毛骨悚然的惧意。

    虽然日常相处,他向来包容、迁我较多,但其实我一直是害怕他的,虽然这种怕在平常表现得并不明显,但它一直隐藏在心里,从未褪去!

    阿离将头低下来,似乎想要吻我。

    但我却再次退缩了两步,避开了。

    阿离是个骄傲之极的人,接连两次被拒绝后,便站在那里,不再轻易往前了。

    他站直身体,目光澄明,用一幅云淡风轻的神情道,“小鱼儿,我不知道你在气什么,你一直都知道他在外面的,不是吗?”

    “不,”我摇头,“我不知道!”

    我要是知道,怎么会跟他做那样的事!

    阿离却轻轻笑了下,“在我回来之前,你当真没有见到他,并与其进行交谈?”

    我愣了下,却是哑口无言,自责和愧疚齐齐涌心来!

    是了,都是我自己太疏忽了。

    明知道段策在对面,很可能还没有离开,而我被一个男人的亲吻,给折腾的晕了头,失了理智!

    他只是开了一扇窗而已,最后还体贴的将它关了。

    在段策胸口插刀的人,是我!

    我低下头,任由水汽逐渐弥漫了双眼……

    这趟青丘之行,我本不该来!

    段策是老狐王的外孙,他来此处奔丧探亲,也是人之常情。阿离带着我来,说不定早想清楚了这点!

    赤渊说的对,我在普通人群里,或许还能称得机灵,但是在眼前这个男人跟前,那点小聪明根本不够看!

    阿离看着我,突然叹了口气,“小鱼儿,我知道你心软又重感情,同段策相处这么多年,不想他受任何伤害。但这件事,迟早都是要摊牌的,长痛不如短痛,与其给他留着些若有若无的希望,还不如干脆直接了断的好。拖得越久,对方也越难割舍,到时候烦恼的不他,而是你我了。”

    我低着头,任由眼泪啪啪的落在地面。

    他说的每句话似乎都很有道理,但事情不是这么做的,方才他不只是对段策残忍,连我也一并算计了进去……现在的心情和思绪都很复杂,无论他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

    见我站着不动,阿离便柔声道:“你先洗把脸吧,我去让人把饭菜端进来,今天午在房间里吃。”

    说罢便出去了,过了会儿回来,见我还维持着方才的姿势站在那里,于是便走过来,揽住住我的肩膀,用手指帮我擦眼泪,温和道:“别难过了,等会出去,别人还以为我在欺负你。晚,司徒南风设了宴,邀请青丘所有有身份的狐族参加,里面或许有我下任狐王的人选,这热闹你难道不想看?”

    我咬唇,狠心道:“不想看!今天我只呆在房间里,哪都不愿去!”

    “还生着气呢,”他嘴角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段策也会参加,狐族的几个等级你想必清楚,他母亲司徒成雪,原本是狐王之女,一等白狐,然而却执意下嫁给了人类,段策身为半妖,在那些表兄弟心的地位,可是下等白狐还要低。我听闻司徒春耀人行低劣,又是个喜欢出风头的人物,平日以司徒成雪这个姑姑为耻,不如意料的话,可能会在宴会刁难于他。你向来视段策为好友,难道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席,帮他撑撑场面吗?”

    他可真知道我在想什么,在乎什么,怎样才能成功诱惑到我!

    我默默听完他这番话,闷声道:“方才的事都被看到了,我现在还有什么脸面出现在他跟前?”

    阿离伸手摸了摸我的脸,“男女之事,发乎情,止于礼,只是寻常亲昵的行为罢了,看到也没什么关系。你难道以往,没看到过他与别的女人亲热?”

    说完便把我半推到桌前,按在椅子。

    亲自动手将筷子塞到我手里,又刻意拉了椅子在旁边坐下,道:“你平日常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这会儿要是不填饱肚子,晚哪有力气去帮他撑腰?”

    我狐疑地扫他一眼,“你这回怎么突然变好心了,不想着算计他了么?”

    阿离幽幽道:“在你心,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同段策,确实称不什么交情,平里也是相看两厌,但是你何时见我算计过他?”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https: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