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此间朝暮不辞你 第265章 就算要立,我也当着你面立!

时间:2019-10-12作者:宋辞霍慕沉

    “老公~我错了,我不应该立遗嘱!”她最不应该的就是去找翟司默,他居然去打小报告!

    霍慕沉从她颈间抬头,凝视她抖得发颤的小脸,又眯盯着她唇角,脸颊,到脖颈破皮的伤口:“怕不怕我咬死你!”

    “怕,特别怕!我怕死,我今天下午就是咨询一下,并没有真要立遗嘱!”宋辞慌乱的望着她,心跳该死到要蹦出来!

    霍慕沉眼角微挑,强势把人拎起来,声线凌厉到不真实:“小辞,你知道我心多疼?”

    宋辞抿紧唇,不敢吭声。

    “我被你气得心疼,都没有吼你骂你,你还敢委屈?”霍慕沉声线骤然温柔。

    宋辞猛摇头:“不委屈,老公我再也不会背着你立遗嘱了,就算要立,我也当着你面立!”

    霍慕沉气得额筋狠跳,几欲要跳出脑门,箍住她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由原先低头拢她,到面对面对视。

    他的冷颜猝不及防撞进她瞳仁,引得宋辞瞳孔剧烈的颤了颤,呼吸也不自觉放轻。

    “又害怕?胆子养了那么久都不见大,怎么办呢?”霍慕沉捋着她乌黑秀发,盯着她紧绷的脸,邪肆的笑:“小辞,你明知我最疼你,是故意拿捏着我的底线来挑衅我,恩?”

    宋辞贝齿薄唇,拳头抵住他胸膛。

    两辈子都没见过霍慕沉大发雷霆,但霍慕沉确实怒了,从心头到震着胸膛的怒火,正从四面八方笼绞着她每寸肌肤!

    “别逼我!”霍慕沉掐住她肩膀,捏得只能抬头直视她眼眸,黑瞳深深凝着她,一字一顿,字字如刀。

    宋辞更加心虚,她想:“她重生来,当然也害怕意外,更害怕老天会夺回她机会,所以她只是在铺后路!

    而且她上辈子死的时候也没有遗嘱可立,所以她死了,霍慕沉就跟着她死了,而且还没有得到她在宋家的股份和所有财产!”

    “你是不是没想过我会给你一个安稳的未来?不信我会护你周全,才早早把遗嘱立下来!”霍慕沉咬牙切齿,呼吸粗重道。

    他心痛吗?

    他现在感觉宋辞抓着他心脏,扔到绞肉机里。

    疼到流血。

    痛到麻木!

    他手腕又重了一分力道,以往这个时候,宋辞早就哭了,可是这次没有,她只是平静的看着霍慕沉。

    “还是说……你没有想过和我的未来,恩?”霍慕沉嗓音染上极怒。

    宋辞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一些。

    她道:“我……我信你,我一直都信你,我只是让一切都不会出错……”

    五分钟……

    十分钟……

    宋辞紧张了,紧张到心焦:“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受不了你出一点意外,就算是遗嘱,也应该是我先立,明白吗?”霍慕沉似乎被她求可怜的样子渐渐暖化了心窝,似是叹了声,一只手抚上宋辞隐约抽动的脸,指腹温柔的摩挲着她受伤的脸颊,仿佛这样能安抚她不安的内心。

    “恩,明白。”

    宋辞应得干脆。

    可实际心里却在后悔:“她应该再找个律师立遗嘱,而且还要再加上一条,如果她真的出事后,不允许霍慕沉跟随,她要他活下来,而不是像上辈子的梦境里,他跟着她也死了!”

    霍慕沉见她脸颊乖巧躺在她掌心里轻蹭,双瞳莹润,扬起唇角:“小辞,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宋辞心里咯噔一下!

    霍慕沉两只手滑到她腰间,把玩着去捏她腰,挑眉去看她的反应:“小辞在想,m&r一个律师不够,再找一个,只要我不知道,就可以成立,是吗?”

    宋辞撑大眼眸,忍不住咬住下唇,黑软长睫扇动得厉害,任由霍慕沉摸她的腰,再捏。

    “小辞难道不知道,华城如今谁做主?”

    还能谁?

    “不过,恐怕华城如今任何一个律师都不敢听你吩咐,因为……”他顿了顿,一向没什么情绪的黑眸淬了冷冰,直起脊背,亲了亲她白皙粉嫩的耳垂,送着阴森的气息:“他们怕和我作对!”

    “宋辞。”

    从霍慕沉喉咙里漾着她的名字。

    宋辞眨着微湿的睫毛,侧头去看他英逸的面庞。

    她忽然明白霍慕沉为何如此生气了,这些天她有看围脖上的新闻,一对父母用抓阄方式决定谁活下去,离开的人是死了,也解脱了,可留下来的人却是生不如死!

    宋辞想伸手盖住他如受伤猛兽的眼神,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恩。”

    她淡淡的应。

    “你再不听话,我就把你养在掌心里,不让你离开我视线,一步不许!”霍慕沉半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宋辞却彻底被吓到,瞪大了眼睛。

    上辈子她逃跑的时候,霍慕沉可没有说说玩笑,而是真的把她锁在家里,但该有的,想要的,只要宋辞说一句,哪怕只是眼神多瞟了两次,第二天就会出现在她面前!

    霍慕沉摸顺她长发,眼底笑意越发浓烈,低哑着声:“乖,我不该在你面前发火吓到你的,但是小辞,你要明白,我等了你二十年,受不得你离开我半点,哪怕是风吹草动都不可以。”

    “更何况,该立遗嘱的不该是我们,而是他们。”

    他又寥寥补充半句。

    这一句,充斥肃杀,宋辞彻底明白霍慕沉并不是在开玩笑,只是再想开口,霍慕沉自顾自的又亲了过来。

    被亲的宋辞除了感动,就只有自责!

    她觉得自己好自私,还是老公说得对,该立遗嘱的不是他们,她和霍慕沉都苦了一辈子了,凭什么他们还要受罪!

    ……

    不知道是不是被霍慕沉的话吓到后还是对前世种种有着浓烈的恨意,接下来几分钟内,宋辞都心不在焉,就连霍慕沉把新手机塞到她手中,都没反应回来。

    “在想什么?”霍慕沉问话同时让楚淮北把宵夜重新拿进来,顺便再去拿药箱。

    当楚淮北重新拎着宵夜进来时,踮着脚尖把药箱递到霍慕沉手边,无意间瞟过宋辞,惊讶了下。

    宋辞的唇,耳朵,脖子,还有小脸,都被咬破了。

    太太这是做了什么错事,才能让一直都不舍得对她动手的总裁才能真的下……嘴吧!
小说推荐